Posted on

“爸……”市长夫人惊恐的看向宋老爷子:“他们是什么人?!您就这么看着小婉被带走?!”

宋老爷子一直很注意保养,是以七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也还是很精神,但是此时此刻,他看上去却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几岁,脸上的皱纹仿佛都写着愁苦。

良久,他冷冷道:“小婉最近干了什么好事?!她这明显是就是动了不该动的人!”

市长夫人一惊,赶紧道:“没有啊,小婉最近除了追着季少跑,真的没干什么事……”

“你再好好想想!”宋老爷子满脸怒火:“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那是傅沉寒!小婉被他带走,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市长夫人踉跄了一步:“傅……傅沉寒?!”

她虽然没有见过傅沉寒本人,但是毕竟自己的女儿在和他传绯闻,对这个男人多多少少是有一些了解的,这个男人权势滔天,就算只是一些小道消息传出去说宋家要和傅家联姻,她出门的时候那些贵太太对她都十分的和和颜悦色,甚至带着谄媚和讨好,她一直很享受这种感觉,还曾经想过要是宋婉婉不对季守梦那么痴心一片,嫁进傅家也是极好的,但是她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女婿”会以这样的方式上门来把宋婉婉带走。

宋老爷子瞪了宋飞元一眼,想说什么,最终也只是叹了一口气。

宋飞元知道父亲对自己很失望,但是他也是迫不得已啊,要是他不用这个手段,根本就进不了中央,他年纪也不小了,要是再在市长这位置上待下去,没两年就退休了!

他嗫嚅道:“爸……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宋飞元握紧了椅子的扶手,苍老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深深的无能为力:“他一向暴戾恣睢,就算我拉着这张老脸亲自上门赔罪,他也绝对不会放了小婉的,如今还是赶紧查清楚她干了什么缺德事,再去总统府求情吧!”

宋飞元立刻就慌了:“要、要惊动阁下?!”

纯净白皙爱摄影姑娘地铁处写真

宋老爷子叹口气:“如今除了阁下,没人能劝他了。”

宋飞元惶恐道:“可是、可是如果阁下知道了这件事,我的晋升肯定就泡汤了啊!”

宋老爷子气的差点心肌梗塞,用力的跺了几下拐杖:“到底是你的女儿重要还是你的晋升重要!你得罪了傅沉寒,还想晋升?!做梦去吧你!”

“……”宋飞元一句话都不敢说了,赶紧道:“我、我立刻就准备车去总统府。”

……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想要干什么?!”宋婉婉被迫跪在地上,狼狈不堪,哪里还有之前家宴上光彩照人的样子:“我爷爷是委员会的,我爸爸是市长!要是你们敢动我……”

平白冷冷的看了声嘶揭底的宋婉婉一眼,“宋小姐,我劝你最好闭嘴,否则你就永远都说不了话了。”

宋婉婉一惊,赶紧闭上了嘴,这群人看起来训练有素,仿佛潜藏在暗夜里的杀手,她不敢不信他们说的话。

傅沉寒背对着宋婉婉,声音像是极地吹来的风:“姜咻在哪里。”

宋婉婉愣住了:“姜、姜咻?”

平白看她这样子,就知道这件事多半就是她做的了。

“我不知道!”宋婉婉道:“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

傅沉寒失去了所有的耐心:“撬开她的嘴。”

平白点头:“好的。”

十来分钟后,平白得到了一个地址。

……

姜咻挨了一巴掌后,脸上立刻就肿了起来,她皮肤本就娇嫩的很,不小心挨着碰着就是一块淤青,更别提是这么重的一巴掌,几乎是马上,她就尝到了铁锈般的血腥味,嘴角缓缓地挂上了一抹暗红。

刘聪操了一声,刘毅赶紧道:“哥,哥,别打了,这再待下去脸都没办法看了!”

刘聪忍了忍,骂了几句不堪入耳的脏话,而后道:“把她衣服给我扒了!这天都要黑了,再等一会儿摄像机就录不清楚了。”

刘毅赶紧点头:“好的哥!”

他伸出一双布满茧子的手,粗鲁的去扒姜咻的衣服,姜咻不停的尖叫挣扎,但是男人皮糙肉厚,根本就不在乎,很快就将她领口的布料撕开了。

刘毅嘿嘿笑了一声:“小美人,你别怕啊,你乖一点,大家都舒服……”

姜咻死死地咬住嘴唇,娇嫩的唇很快就破开了,鲜血将她本就水红的唇染成了嫣红,竟有几分狠戾:“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最好想清楚!”

“想清楚了,就是想上你。”刘毅毫无羞耻之心,扯着姜咻的手臂就想去亲她——

“咦,这鬼地方竟然有人?”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看来今天不用露宿山林了啊。”

“这种仓库怎么会有人?难道还怕有人半夜来偷这些垃圾啊?”

刘聪和刘毅对视一眼。

“有人来了……”刘毅捂住姜咻的嘴:“哥,怎么办?”

“妈的。”刘聪骂了一声。“你他妈选的什么地方!”

刘毅争辩道:“我怎么知道这么偏的地方也会有人来啊!”

刘聪想了想:“我们先把这女的藏起来,装作是在这里看仓库的,把嘴给她封上,快点!”

刘毅显然是听他哥的,点点头,就把姜咻往更里面拖,姜咻知道这是一个得救的机会,怎么会乖乖配合他,狠狠地咬了一口刘毅的手,刘毅骂了一声,反手就是一个耳光:“安分点!”

这一耳光打的姜咻头脑轰鸣,好像有无数只的蜜蜂在自己的脑海里呜呜呜的叫,又像极了低血糖站起身的那一瞬间的头脑空白,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嘴巴已经被胶带封住了,刘毅狠狠道:“你最好听话点,否则我们哥俩就把外面那些不识趣的人弄死。”

姜咻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刘毅见吓到了她,这才转身出去了。

刘家两兄弟本来以为就两个人,没成想外面竟然来了五六个,一个梳着大背头、穿着骷髅T恤的男人给刘聪递了支烟:“哥们儿,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刘聪道:“拿钱看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