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曲桐很快就醒了,看见姜咻,愣了一下:“姜小姐?”

姜咻放开她的手,道:“曲小姐,别来无恙啊。”

曲桐笑道:“我原本就想着能在这里遇见你,没想到还真的遇见你了。”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道:“不好意思啊,可能是最近休息不好,低血糖又翻了。“

姜咻说:“曲小姐最近要注意身体。”她犹豫了一下:“我之前跟你说过了,我是医生,刚刚给你把脉的时候,发现你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说完,她顿了顿,道:“曲小姐,这件事你知道吗?”

曲桐显然是不知道的,她呆呆的:“怀孕?”

姜咻嗯了一声:“你要是不信任我的话,可以去医院检查……怀孕三个月,你自己没有感觉吗?”

曲桐愣愣的说:“我……月经一向不准时的,因为生蛐蛐,后来身体一直不算好,所以我没有想过……”

姜咻叹口气,给曲桐倒了杯水,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曲桐抿唇,苦笑了一下:“……实话说,我不知道。”

“相信你也知道我的事,元亭他……出轨了,对方是一个女学生,我不想再维持这段关系,所以一直在提离婚,谁知道……”

她捂住脸:“谁知道会在这个时候怀孕……”

7160极品美女之梦幻女神

姜咻拍了拍她的肩膀,温声说:”这其实是好事呀,孩子都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宝贝。“

她当初知道怀了姜松音的时候,也很惶恐,因为她身体不好,顾铮建议不要这个孩子,但是她还是拼了性命生下了姜松音,其实也没有什么道理,那是一种母亲才能明白的执念,孕育一个小生命的过程是那么的美好又柔软。

曲桐摇摇头:“元亭一直不同意离婚,要是他知道我怀孕了,更不可能同意了。”

姜咻不清楚他们之间的纠葛,也不好劝,而是道:“你的身体不算好,这个孩子若是不要的时候,以后怀孕的机会会很小,你……好好考虑一下。”

曲桐茫然的点头:“我知道了。”

姜咻道:“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她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点,轻声说:“你刚刚那一下有点动了胎气,我去给你煎一副药。”

曲桐压根就没有挺清楚她说了什么,只知道点头。

姜咻叹口气,道:“姜松音,来,我们去煎药。”

“哦。”姜松音从椅子上下来,走的时候还顺了个橘子,出了门上供给自己亲妈,姜咻剥完橘子,分给姜松音一半,才出了灵堂,她就看见了傅湛汐。

如今见到傅湛汐,姜咻还是有些尴尬的,倒是傅湛汐主动打了招呼:“咻咻,你这是要做什么去?”

姜咻道:“曲小姐刚刚晕倒了,我去给她煎碗药。”

傅湛汐道:“家里没有草药,这样吧,我开车带你去。”

姜咻感激道:“不用了,你现在这么忙,不好意思打扰你的,我让司机带我去就好了。”

傅湛汐也不勉强,道:“那好。我先走了。”

姜咻点点头,拉着姜松音走了,并没有注意到傅湛汐一直盯着她的背影,没有收回视线。

“那就是姜咻?”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

傅湛汐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易为懒洋洋的靠在门框上,道:“这话说的,我是你的合伙人啊,你亲人过世,我来看看怎么了?别转移话题啊,刚刚那个,就是你的白月光?”

傅湛汐看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易为摸摸下巴,笑道:“不得不说,你的眼光是真的很不错啊。”

傅湛汐眼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不喜欢你对他评头论足。”

易为笑道:“别这么小气啊,朋友妻不可戏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不过,我听说她是顾三少的妻子?两人连孩子都有了。”

傅湛汐说:“这就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了。”

易为道:“我发现你今天火气特别大。因为她没有让你送她?”

傅湛汐并没有回答,而是道:“离她远一点。”

易为懒懒散散的笑了一下,却并没有应下。

……

姜咻买了药回来,在厨房里用小砂锅熬药,傅家的佣人这些年换过几茬的,大多数都不认识她,尤其是厨房里的,都好奇的看着她。

姜咻也不理会,自己慢吞吞的熬药,姜松音找了个小板凳坐在太阳底下跟自己下井字棋,姜咻百无聊赖的盯着儿子,忽然问:“诶,崽,问你个问题。”

姜松音礼貌的转过头来。

姜咻说:“你以后有了女朋友,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

姜松音对自己亲妈时不时闹出来的这些奇怪问题已经免疫了,道:“不会。”

姜咻忧伤的道:“不,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你以后肯定会先救你女朋友。”

姜松音忍无可忍的道:“姜小咻,如果我爹能让你掉水里,那这个爹不要也行。”

姜咻豁然开朗:“你说的也对啊!”

于是不再纠结,继续扇自己的小扇子了。

姜松音:“……”

窦珍瑞了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一幕。

她跟姜咻之间的恩怨可就多了,远的可以追溯到四年前,近的可以说起不久前何家的事情。

何家是她千挑万选出来的门楣,虽然不是什么清贵世家,远远及不上傅家的门第,但是胜在有钱啊,傅湛汐如今就是在做生意,缺的就是有钱的老丈人,可惜的是她把一切都打算好了,竟然被姜咻直接给毁了。

虽说后来何家因为行贿倒了,姜咻这一出还间接的救了江海集团一次,但是窦珍瑞还是咽不下这口气,觉得姜咻就是见不得傅湛汐好,吊着一个傅沉寒不够,还要再勾着傅湛汐。

她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来:“姜小姐怎么在这里?“

姜咻侧眸看了她一眼:“是大小姐啊。”

她随意的扇了扇手里的小扇子,道:“我煎副药。”

窦珍瑞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姜咻说:“我一个朋友,身体不好,给她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