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怎么说的?那个包厢。”

“包厢最多可以容纳21人,年费一百五十万,有专属的厨师团队提供餐食,这个是付费服务,提前电话订就好。如果买了这个包厢,这一年所有在文化中心举办的演出,随时可以去看。”

不提驾驶位上竖耳聆听的司机小哥,只是负责转述的莎莎,这会儿仍旧震撼不已。

必须承认,有钱人的快乐,就是这般朴实无华。

“哦。”

林宁点了点头,默默的拿出手机,并没有再说什么。

不只是莎莎,包括司机,这会儿也有点搞不懂后排这个地址是汤臣一品的男孩是什么意思。

“支付宝到账:2500000。”

静谧的车厢,支付宝的提示声再明显不过,反应过来的莎莎连忙从包包里拿出手机。

账户余额,果然多了二百五十万。

“一百五十万就够了。”

“你不是还欠花呗么,一并还了吧。”

圆脸肉肉清纯美眉海边写真

林宁摆了摆手,接着说道。

“再去买几瓶路易十三。”

“嗯,我这就买。”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身后姑娘娇滴滴的声音,司机小哥手中的奔驰e,突然就没以前那么好开了。

一通电话,一条划账短信,一条专属顾问的问候信息。

从这一刻起,一整年内,莎莎都是梅赛德斯文化中心最尊贵的客人。

演唱会门票是什么?可容纳21人的包厢,了解下。

排队是什么?通道,了解下。

若不是林宁就在旁边,莎莎恨不得立刻发条朋友圈。

因为什么,当然是让那些晒票的微信好友,羡慕。

无以言表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莎莎默默的拉过林宁的手,放在自己腿上。

温柔至极的眼神,轻柔至极的动作。

穿最华丽的裙子,做最乖的女人。

至于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又关自己屁事儿。

享受现在,活在当下,些许闲话,不疼不怕。

一样是哭,汤臣一品,出租屋。

一样是苦,老师苦,学生苦,医生苦,护士苦。

如果小动物会说话,或许也会来句,宝宝心里苦。

长这么大的莎莎,就没见过谁,是羡慕穷的。

汤臣一品,正门。

下了车的林宁,默默的叹了口气。

紧随其后的莎莎刚刚在想什么,林宁不清楚。

林宁只知道,如果打一开始,自己就有莎莎这种豁出去的勇气,生活,无疑会简单很多。

“你先回去。”

林宁握了握裤兜里的手机,撇了眼路边的黑色帕萨特,淡淡道。

“好。”

没多问,没多说,莎莎眼神温柔的看着林宁走向不远处那辆挂着小号牌照的帕萨特。

“耿志远,老爷子的生活秘书,昨天刚到沪市工作。”

帕萨特后排,耿志远笑的很亲切,无昨日在会上的锋芒。

“呵,你短信里说的很清楚,怎么着,有事儿?”

林宁的表情有些倨傲,语气挺冲。

“方便的话,约你姐姐一起吃个饭吧。我来沪市之前,老爷子特意交代让我务必代表他,请你们吃顿饭。”

“早干嘛去了,我问问。”

林宁撇了撇嘴,大大咧咧的拿出手机,不得不说,视频,真是个好东西。

“怎么啦?”

手机屏幕里,搭着薄被,半倚着床头,留着齐刘海发型的林凝还真挺少见。

“耿志远,认识吗?”

“听说过,小老头的生活秘书。”

“我和他在一起,他约我们吃饭,说是那老头的意思。”

“不去。”

“正合我意。”

“挂了,他要敢为难你,记得给我说,我找小老头算账。”

“没问题。”

林红明显有所准备,刚刚在车上那会儿,林宁可没少发微信给林红。

“呵,看到了?”

挂了电话的林宁冲着一旁的耿志远晃了晃手机,嘴角挂着丝玩味儿的笑。

“凝凝这性格,还真的是。”

耿志远无奈的笑了笑,姐弟俩的视频对话,耿志远看的一清二楚,林凝这丫头还真是挺不委婉的。

“对了,阿里影业,了解么?”

似是想起了什么,林宁突然说道。

“还行,怎么了?”

“哈哈,小事儿,有口气儿顺不下去,想找耿哥帮着出出气。”

林宁笑的很张扬,神色轻佻。

“哦?说来听听。”

耿志远疑惑道。

“那公司艺人部的部长王俊,想办法送进去蹲个一年半载。”

“这不难,但我要知道原因。”

“刚吃饭那会儿在电梯一直盯着我朋友的腿,走时还丢了张名片,想干嘛就不用我说了吧。”

“你朋友是那个叫莎莎的姑娘吧?”

“呵呵,看来耿哥知道的还挺多。”

“关心你的人很多的。这样,咱就事论事,就因为人看了眼你女伴,就把人送进去一年半载的,是不是有点过了?”

“哪来那么多事儿?你就说帮不帮吧。”

林宁撇了撇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你看这样可不可以,我把人找出来给你道个歉,怎么赔偿咱可以当面谈。”

“缺他那么点赔偿么,浪费时间。”

林宁说罢,径直开门下了车,离开的时候,还特意踹了身前的垃圾箱一脚。

看着扬长而去的林宁,耿志远无奈的摇了摇头,默默的拿出手机。

林保国的孙子可不少,这样的林宁,可入不了林保国的眼。

“见到了?这孩子怎么样?我要听真话。”

电话另一边,等了有段时间的林保国,沉声道。

“张扬,跋扈,睚眦必报。”

领导的性子,做了多年生活秘书的耿志远很清楚,领导的信息渠道,也不只是自己这一条。

耿志远默默的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道。

“睚眦必报?怎么说?”

“有人看了眼他女伴的腿,他让我帮忙把那人关个一年半载。”

“你答应了?”

“没,我说约出来给他道个歉,他气哄哄的走了。”

“还有呢?”

“我依着您的意思约他俩吃饭,他在我旁边给凝凝发了视频,凝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哈哈,像是这丫头的风格。”

“领导,林宁身边的安保还要跟着吗?”

“收回来,玉不琢不成器,先让他碰碰钉子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