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那人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衬衫,很有几分花枝招展的骚气,脸上也挂着独属于风流浪子的笑,但是那笑容未达眼底,是以那双有几分轻佻的桃花眼看起来竟然是冷冰冰的。

季守梦。

宋婉婉完全没有想到季守梦竟然也在这里,赶紧道:“季哥哥!季哥哥快救救我!”

季守梦轻笑了一声,半蹲下身子看着她:“小婉,本来我听到消息说得罪了傅老狗,就想过来给求求情,毕竟这事儿的锅是在我身上,是我没有跟解释清楚,但是现在,我觉得没有必要了。”他眼角微微弯起来,“其实也没有想的那么喜欢我。”

宋婉婉痛哭流涕:“不是的季哥哥……听我解释……我刚刚是太着急了……”

要是知道季守梦也在这里,打死她也不会说这种挑拨离间的话啊!

“不用解释了。”季守梦站起身,那双温柔的眼睛里带着几分厌恶:“还是去监狱里赎罪吧……该庆幸不是傅老狗亲自处置,否则现在还有命在这儿搬弄是非?”

宋婉婉不停的哭叫,但是无济于事,没有任何人搭理她。

傅沉寒将姜咻抱起来,进了另外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让她在沙发上坐下,问:“要不要喝点水?”

姜咻其实一直都很紧张,点点头。

傅沉寒就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正式认识一下。”季守梦坐在了姜咻的对面,笑着道:“季守梦,傅沉寒曾经的战友,也是高中同学。”

清纯的美女森林里的清纯唯美写真

姜咻点点头,小声道:“好,我叫姜咻。”

季守梦挑起眉:“我刚知道傅老狗找了个小女孩当老婆的时候就一直在想这小女孩什么时候会被他一把掐死,没想到不仅没死,还成了他的心尖尖,小妹妹,很优秀啊。”

姜咻一脸茫然:“什么……优秀?”

傅沉寒皱起眉:“跟小孩儿胡说八道什么?要是最近闲得慌,就把宋婉婉处理了。”

季守梦举起手,英俊的脸上有几分无奈:“好好好,这次是我的错,我一定会处理干净的。那我就先回去了?“

傅沉寒看了他一眼:“不是夜晚生物么。”

季守梦笑了一下,那笑容有点说不出的意味,乍看上去有些不耐烦和暴躁,但是细看却又仿佛带着几分期待和眷似的:“……一个小情儿闹脾气,回去哄哄她。”

傅沉寒冷冷的:“滚。”

“诶,那我就滚了哈。”季守梦对傅沉寒比了个再见的手势,又偏头对姜咻一笑:“下次见,小妹妹。”

姜咻伸出手挥了挥:“下次见。”

等季守梦离开了,姜咻才后知后觉的听见房间里宋婉婉尖叫嚎啕,虽然这边的隔音很好,还关上了门,但是或许是宋婉婉叫的实在是太大声了,外面还是能听见。

“我们回去了。”傅沉寒道:“姓刘的那两个已经丢去警察局了。”

姜咻把杯子放下,点点头,顿了一会儿,又说:“谢谢您。”

“不必。”傅沉寒道:“这次是叔叔没有保护好。”

暖和的灯光下,男人的面部轮廓显得十分立体,仿佛上帝亲自雕刻出来的艺术品,没有一点缺陷,没有一处不完美。

他眉眼之间的凌厉被暖光冲散了几分,显出一种清冷的漂亮,挺起来的那一截鼻梁骨更像是刀削成一般,隐隐带着刀锋一样的威压,偏生他眸中又带着几分邪肆,让人畏惧的同时又有些想要亲近。

姜咻就那么抬头看着他好一会儿,轻声道:“叔叔,您能过来一下吗?“

傅沉寒顿了顿,“怎么?”

他上前几步,停在了姜咻面前,姜咻摘下口罩,鼓起勇气,抱住他的脖子、跪在沙发上,偏头吻在他的唇上。

那一瞬间,清冽微苦的烟草气盈满了鼻腔,唇上的触感是和傅沉寒这个人截然不同的柔软。

姜咻终究没有多大的胆子,只是轻轻的贴了一下就挪开了,即便如此,她还是闹了个大红脸,偏开头软声说:“这跟您没有关系,是我自己惹出来的麻烦,我很感谢您来救我。”

因为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愿意这么关心她。

傅沉寒有些惊讶。

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会主动亲他。

男人抬手用拇指抚了抚唇瓣,有些得寸进尺的一笑:“的感谢就这么轻淡啊?”

姜咻:“……”

傅沉寒将她推在沙发靠背上,低声道:“叔叔教。”

姜咻:“唔!”

……

姜咻的脸消了肿,没有之前那么恐怖了,但是在水泥地上擦出来的伤还在,在白嫩嫩的脸颊上显得尤其明显。

她站在镜子跟前仔仔细细的涂了一层祛疤膏,但心里还是有些惴惴,怕留疤。

她以前其实不是很在乎这张脸,但是最近,她却有种奇异的感觉——要是她毁容了,傅沉寒可能就不要她这个丑姑娘了。

“咻咻啊。”柳姨敲了敲门:“下来吃饭啦。”

姜咻连忙应了一声,把药膏收好,放回了抽屉里。

因为受伤,傅沉寒给姜咻请了两天假,她在家里有些无聊,吃过饭后就去了自己的小农场,跟土豪检查自己的金子似的检查了每一根幼苗,确保它们都长得很好后,她松了口气。

五味子吐着舌头跑过来,姜咻一把抱住它,忽然想起了陈石。

那孩子过了这么久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她还挺在意的。

李芬因为到盗窃罪进了监狱,陈石的父亲连律师都没有给她请,应该是对自己的这个妻子很失望,陈石现在的日子应该好过了很多。

她想了想,抱着狗子进了客厅,拿出手机给陈石家里的号码打了个电话。

这号码还是上次警察将玉镯子归还的时候姜咻向警察打电话问的。

那边过了一会儿才接通,是陈石的声音:“好,请问找谁。”

十四岁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育迟缓,说话还带着几分孩子气,但却冷冷的,一听就知道不是个好相处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