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欧阳鸣是个笨嘴拙舌的人,也不会安慰人,只能板着脸说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姜咻笑着谢了他,而后道:“老师,其实我来是想请您帮个忙。”

欧阳鸣疑惑道:“什么忙?”

姜咻道:“您可以把组员的资料给我看一下吗?”

这也不是什么值得保密的东西,欧阳鸣点点头:“当然可以。”

他在自己乱糟糟的办公室里找了一圈,最后找到了一个档案袋,交给姜咻:“们的资料都在这里。”

姜咻直到,像是这样的军工项目,上面都会把每个人的背景调查的清清楚楚,直接看资料是最省事的。

她拆开档案袋,找到了孟佳期和于庚的档案,发现这两人竟然是同一个孤儿院出来的,后来不管是初中、高中、大学,都是一起上的,如同亲兄弟一般。

欧阳鸣道:“是怀疑他们?”

姜咻笑了笑:“也不能说是怀疑吧。”

她仔细的看了资料,而后将档案袋封好还给欧阳鸣:“谢谢老师了。”

“没事。”欧阳鸣担忧的道:“要不然我还是给放两天假吧?”

“不用啦。”姜咻笑了笑,“我回去继续做实验了,老师,我就先走了。”

文艺范美女衬衫秀美背堕落系写真

“好。”

姜咻刚刚离开办公室,冷雪匆匆忙忙的迎上来道:“姜咻……”

姜咻疑惑:“怎么了?这么着急。“

冷雪低声道:“我刚刚……听见孟佳期跟人打电话,我……我是不小心听见的,但是……”

“但是怎么?”

冷雪压低声音:“我听见他说起了死兔子的事情……还跟人吵架了……说,吓的会不是就是他啊?我好几次看见他盯着,眼神怪怪的,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他喜欢呢就没有跟说,但是现在我越想越不对……”

姜咻抿了抿唇角:“他原话怎么说的?”

冷雪回忆了一下,道:“死兔子已经吓不到她了……只能收手之类的……”

姜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知道了,谢谢,就当不知道这件事,知道吗?“

冷雪犹疑的道:“可是……可是不管这件事吗?”

自从姜咻救了她哥哥后,她对姜咻简直是奉若神明,出了这样的事情后难受的不得了。

姜咻笑了笑:“我自己会处理的,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她让冷雪自己先进去,而后给平台打了个电话,自己这才回了实验室,正好撞见孟佳期,孟佳期对她一笑:“给谁打电话啊打那么久,男朋友?”

姜咻嗯了一声。

孟佳期叹口气:“漂亮小姐姐都是有主的,可怜我母胎solo二十几年……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儿子都三岁了。”

姜咻道:”师兄条件很不错啊,要是想找个女朋友,应该很容易吧。“

孟佳期垂下眼睫,笑了:“我啊?我还有想做的事情没有做完呢,暂时不打算找女朋友。”

姜咻不动声色:“那师兄何必羡慕我呢?”

“这个小朋友真是……”孟佳期挑挑眉:“跟开个玩笑都不成啊?“

“当然成。”姜咻说:“温茞师兄等我好久了,我就先过去了。“

孟佳期让开路,道:“好。”

姜咻与他擦肩而过,感觉他似乎还在一直看着自己的背影。

她没有回头,丝毫没有察觉般继续做试验。

下班的时候傅沉寒亲自来接的她,姜咻打开车门上车,傅沉寒懒懒的道:“听平白说,现在都干起绑架打劫的事儿了?”

姜咻嘘了一声:”小点声,让别人听见怎么办!”

傅沉寒笑了:“怕什么,他们听到了也不敢乱说。”他扣住姜咻修长的后颈,亲昵的碰了碰她的额头,道:“说说看,绑架人家干什么?”

姜咻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那当然是有用了。”

……

孟佳期拒绝了一个不知名女生的邀约后挂了电话,旁边于庚静静地看他一眼:“追求者?”

“算是吧。”孟佳期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他顿了顿,道:“跟雯雯……还好吧?”

于庚脸色淡了几分:“分了。”

孟佳期抿了抿唇:“怎么分了?”

于庚:“可能是因为不合适吧,她不能理解我。”

孟佳期耸耸肩膀:“老实话我也不能啊,干嘛对人家要求那么高?雯雯那么喜欢……”

于庚抬起眼睛,打断他的话:“孟佳期,我之前跟说的事……”

孟佳期脸上吊儿郎当的笑容褪下了,他双手抄在裤袋里,是一个拒绝的姿势:“我说服不了,这说服不了我,所以我们还是别谈这个话题了?”

于庚叹口气:“……怎么这么固执。”

孟佳期眯起眼睛看着前方,“这不是固不固执的问题……不对。”他停下脚步,“是不是有人……跟着我们?”

于庚也是一顿,他还没有来得及回头,眼前一黑,已经被人放倒了。

……

平副官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个大小伙儿,眼神复杂。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干出绑架这种事。

但是想想,糖都买了,这点事儿又能算得了什么呢?现在最重要的是讨好姜小姐,姜小姐开心了,没准他的年终奖就还有救。

平副官如是想着,摆摆手道:“带走。”

……

孟佳期醒来的时候,触目是黑暗,他吸了口气,“于庚?于庚在吗?”

他旁边响起一道声音:“……在。”

“操。”孟佳期骂了一声:“谁他妈绑我们?!”

于庚道:“不知道。”

孟佳期喊道:“喂!我们就两个穷鬼!没什么钱的!”

没有任何人回答。

于庚道:“省点力气吧。”

孟佳期挣扎了一下,可是身上绑着的绳子实在是扎实,他根本动弹不了,只能放弃,他咬了咬唇角,道:“是不是连累的我?!”

于庚:“我还说是连累了我呢。”

孟佳期烦躁的道:“就算是绑架勒索,我们就就两个孤儿,也没有可以勒索的对象啊。”

于庚说:“可能是想要的器官呢。”

孟佳期立刻卧槽了一声:“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