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江敛小声道:“别原谅她,这种小姑娘就是被宠坏了,不知道天高地厚,就是要让她吃点教训才会乖。”

姜咻却笑了笑,她清澈的双眸看向傅欢,对上傅欢满含恳求的眼睛,偏头拉了拉傅沉寒的袖子,道:“算了吧。”

江敛恨铁不成钢的:“心怎么这么软!”

傅沉寒却只是点了点头:“听的。”

傅欢赶紧道谢,“谢谢叔母!谢谢叔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姜咻却缓缓道:“不必感谢我。”

“什、什么?”

姜咻静静地道:“我不跟计较,不是我大度,而是我不屑于跟计较,我更加清楚今天在这里得罪了寒爷意味着什么,所以没有必要给其他的惩罚了,小妹妹,以后好自为之。”

傅欢心里气得要命——要是以前谁敢这么趾高气扬的跟她说话,她早就一巴掌糊上去了!但是傅沉寒就站在姜咻旁边,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手,只能忍气吞声。

她并没能明白姜咻的话,姜咻也懒得解释,拉了拉傅沉寒的衣袖,坐在凳子上。

江敛琢磨了一会儿,卧槽了一声:“厉害了我的姐,这小姑娘今天当众讨了寒爷的嫌,那些拜高踩低的人肯定也会去踩上几脚,别说是她了,就是她家估计也要受打压,以后结婚更是难了,只要是个门当户对的,知道寒爷不喜欢她,肯定也不会愿意娶,一辈子算是完了啊!要是寒爷真罚她别碍眼,她父母肯定把她送出京城,反而要过的舒坦些……”

姜咻看他一眼,一脸的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想多了,我就是单纯的不想跟她计较。”

90后纯素颜美女户外写真图片

江敛咦了一声:“这话自己信吗?”

“……不信。”姜咻忍不住笑了,“其实没有说的那么严重,她只会被打压几年而已,要是之后她知道收敛,过的也不会差。”

收敛?

江敛在心里嗤笑了一声,傅欢至今都没有发现自己做了别人的杀人刀,估计也聪明不到哪里去,这会儿估计正跟爹妈哭鼻子呢。

傅沉寒捏着姜咻的手:“让受委屈了。”

姜咻摇头:“没有啦,这些话我从小就听习惯了,有免疫力的,不用陪我啦,去忙吧。”

傅沉寒确实有些推不开的应酬,便对江敛道:“好好照顾她。”

“好咧。”江敛道:“保证完成任务!”

……

“小茗啊。”傅老太太看向身旁妆容精致的女子:“看看!就这样了还不急?!”

她本是不想冒险去得罪傅沉寒的,毕竟别人可能不知道傅欢是她指使的,但是傅沉寒肯定知道,而她跟这个孙子的那一点点血缘亲情,也在二十多年前消失殆尽了,如今傅沉寒忍着她,不过是因为傅懿书把她当奶奶,不好动手而已,要是她真的惹怒了傅沉寒,她相信自己这个孙子必定不会手下留情。

但是她已经等不了了!

要是可以,她是绝对不会把姜咻买来给傅沉寒冲喜的!可惜世界上没有早知道,不然她也不会陷入如今这样被动的局面。

杜寻茗有些无奈的道:“奶奶,我都跟您说了,我跟沉寒只是普通的……”

傅老太太笑了一声:“小茗,这话跟别人说说就算了,跟奶奶就不用了吧?的心思,我一清二楚。”

杜寻茗笑了笑,“奶奶,您真的是想多了。”

傅老太太道:“不愿意说也行,但是也看见了,沉寒现在对那个私生女稀罕着呢,宝贝的不行,今天都直接承认她的身份了,若是哪天去登记结婚了,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顿了顿,又道:“虽说我素来喜欢性子沉稳,但是有时候太沉稳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杜寻茗还是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奶奶,您这是在跟我打什么哑谜?”

傅老太太深深看她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

因为傅欢闹得那么一出,姜咻倒是清净了下来,甚至悠闲到跟江敛景清宜打起了游戏。

景少自从体会过躺赢的快乐后,就厚脸皮的请人带他躺上了王者百星,好像之前鄙视以躺上王者的人不是他一样,那金光闪闪和全皮肤的号,看着还挺唬人,像那么回事。

有姜咻这个大神在,这边直接打出了碾压式的局势,景清宜的打野躲在姜咻的ADC后面划水,随口问:“今天是不是傅懿书生日啊?”

他们都挂在一个语音软件里,可以随时语音交流。

“是啊。”江敛道:“怎么知道?”

景清宜嗤笑了一声:“我姐现在在阁楼上看月亮,每年那狗比生日的时候我姐都在阁楼上看月亮。”

姜咻身为医生,提出遗嘱:“景小姐的身体不好,最好不要吹风,劝她回去吧。”

“劝了啊,她不听,我能怎么办,只能也在阁楼上打游戏了……今天晚上还好,没多大风。

姜咻顿了顿,才问:“冒昧问一句,景小姐和傅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有什么冒昧的啊?”景清宜有点奇怪:“这事儿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啊,傅懿书有个青梅竹马叫做齐萱,后来死了,傅懿书怀疑是我姐干的,两人就闹崩了,好多年了,没什么好说的。”

“……可是我看傅先生和景小姐的态度都有些奇怪。”姜咻道:“傅先生仿佛对景小姐很愧疚似的……”

“他当然愧疚啊。”景清宜冷笑了一声,少年的音色里带了几分戾气:“毕竟我姐为他流产了。”

姜咻呆住了,就连江敛也愣了愣。

景清宜道:“这事儿没多少人知道,们别往外说,我姐就是因为流产才会身体不好的,傅懿书那个狗比要是还有点良心,就得自杀谢罪了。”

姜咻终于明白景清宜对傅懿书为什么是那个态度了,说来景少的态度已经够好了,简直五讲四美三热爱的社会好少年啊。

江敛说:“要是我姐遇到这等渣男,我肯定让他从此不能人道,景少真他妈善良,简直圣母玛利亚转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