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我们身边,无时无刻都在流动着能量。所有的能力,都仅仅是对能量的一种运用。

魔力,灵力,斗气,生命力,精神力这些,都可以归属于能量二字。而谢铭通过卡巴拉生命树图录变异之后得到的禁灭之魔眼,就是针对的能量二字。

直死之魔眼,是看到了万物的死,并将其带到了现在,相当于一种因果律的能力,被所有型月宅们公认为最强的魔眼。

而谢铭此时的禁灭之魔眼,作为和直死之魔眼同等的存在,自然也是一种bug级的能力。

若真要拿一种能力和其相比的话,魔法**目录中,上条当麻的‘幻想杀手’,更接近谢铭魔眼的能力。

禁,为禁止。灭,为湮灭。也就是说,任何非正常流动的能量一旦进入谢铭禁灭之魔眼的视野范围内,那么就将被禁止,被湮灭。

听起来有些唬人,但拿直死之魔眼对比,就可以简单的知道禁灭之魔眼的效果了。

拥有直死之魔眼的人,可以通过看到空间的死亡,来杀掉一片空间。但是谢铭的禁灭之魔眼,却没有这样的效果。

但若是有人操控空间,来攻击敌人。那么这片空间,就是非正常流动的能量。谢铭就可以将其禁止,并且湮灭。

再通俗一点来说,就是禁魔领域。谢铭的视野范围内,一切魔法,超能力都无法使用。

直死之魔眼,可以杀死世间万物。禁灭之魔眼,则是可以修复世间万物,让其归为原有的样子。

若是拥有直死之魔眼的人和谢铭战斗的话,那么就看双方对魔眼的认知度了。对方能理解禁灭之魔眼的死,那么他就能杀掉谢铭的魔眼能力。

怀恋酒吧遇见你的那一时

要是理解不了,那么他在谢铭的视野范围内,将无法看到任何的死线和死点。

直死之魔眼和禁灭之魔眼,有点像能刺穿任何防御的矛和能防下任何攻击的盾一样的关系。就算是争论,也根本得不出什么结果。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字,强!两个字,很强!三个字,bug!

当然,如此bug级的能力,副作用也是非常强的。首先就是需要耗费的精神力也是相当巨大的。以谢铭现在的精神力,也只能开启禁灭之魔眼10秒。再多,他就会精神力耗尽而昏迷了。

其次就是不分敌我。也就是说若谢铭扔出了火球,进入了禁灭之魔眼的范围内,那么他发射的火球同样也会被湮灭。

最后就是物理上的能量操控,并不属于魔眼的湮灭范围。也就是说关于刀气,剑光之内的,都不归禁灭之魔眼管。

好事就是,就算紫极魔瞳变异成了禁灭之魔眼,紫极魔瞳原本的效果和修炼方法,也依旧有效。谢铭也不用担心,如何继续提升精神力了。

瞳孔重新化为无杂质的黑色,谢铭看着担心的,简单的为她说明(忽悠)了一下自己异状的原因。

理所当然的,谢铭的忽悠**根本忽悠不到这个自称不老不死的魔女,得来的只有白眼。不过,见到谢铭不明说,自然也不会追问。

只是作为不追问的代价,让谢铭做两种不同口味的披萨给她吃。这样无关轻重的小事,谢铭自然不会拒绝了。

——————

“铭哥哥,你又逃课了啊。”

“爸爸,你真是的”

客厅中,结衣和娜娜莉看到谢铭进来,同时责备道。

“哈哈,不要在意细节。”谢铭打了个哈哈,对着旁边的女仆笑道:“麻烦你了,咲世子,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是,谢铭先生。”

黑色短发的女仆微微一笑,鞠躬后离开了客厅。

女仆的名字是筱崎咲世子,是阿什弗德家特地派来照顾娜娜莉的看护人员。她也是日本流传至今的,‘筱崎流’的忍者。

在咲世子刚进入家中的时候,谢铭还特地的考验了一下她。结果自然不用说,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在这里照顾着娜娜莉和结衣。

而结衣,则是隐藏了近10年之久,终于能够出现在娜娜莉和鲁路修的面前。以谢铭在平民区捡到的,合眼缘的小女孩为借口。

不得不说,这么长的时间真的是委屈结衣了。毕竟她是谢铭的随身精灵,不管是相貌还是身体都不会成长。若是她在谢铭只有10岁的时候出现在鲁路修等人或者不列颠皇宫里,必然会受到许多的猜疑和质问。

也幸好,结衣似乎自己也有些事情要做。每天都变成了精灵状态直接钻进了电脑中,貌似在计划着什么事情。

这也是谢铭第一次见到结衣这么有干劲,所以也就放任她去做了。反正不管出了什么事,有自己担着呢。

结衣的加入,最高兴的自然是娜娜莉。虽然谢铭和鲁路修平常已经尽可能的多抽出时间来陪她,也有咲世子的陪伴,但是娜娜莉几乎没有同年龄段的朋友。

所以外表只有10岁的结衣,让娜娜莉成为了姐姐,一直处于被照顾的她,也有了能照顾的妹妹。娜娜莉自然会非常的高兴,非常有成就感了。

“哦?今天咲世子教你们折纸了吗?”

看着桌上的彩纸,以及叠出来的兔子,纸鹤和纸船,谢铭意外的说道。

“嗯!”娜娜莉拿着纸鹤说道:“咲世子姐姐的手真的是很巧啊,能将纸叠成各种各样的东西。”

“话说,爸爸你也应该会叠一些东西吧?”

知道谢铭是来自中国的结衣问道。

“呃会叠是会叠,但是”

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这句话,谢铭没有说出口。小学的时候,倒是经常叠一些纸战车,和同学一起玩。还有什么东南西北,纸摔炮

但是这些东西,貌似都不太适合女孩子玩吧?

“真的吗?”娜娜莉的声音中充满了期待:“我想摸摸铭哥哥叠的折纸。”

“爸爸,我也想看!”

“好吧,但是叠出来可不要失望。”

无法拒绝两位女孩的请求,谢铭苦笑着走到了桌子边,开始手把手教自己会的东西。

比较意外的是,结衣比较喜欢东南西北和纸帽子,而娜娜莉却喜欢千纸鹤和纸摔炮。

当然,既然叠出了东南西北,自然也少不了整蛊游戏。

比如说喝一口醋啊,挠10秒种痒啊什么的,和谢铭那时候比起来算是很温柔的整蛊了。

要知道当时,一群皮孩子赌的可是什么掀女孩子裙子,进女厕所之类的流氓整蛊。而很不幸的是,谢铭是抽到了进女厕所这个选项,而且还非常悲催撞见了走出来的班主任。

后面的结局,就不需要再说了。黑历史必须要封印才行。

三人,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房间里的爬在沙发上,一脸的不愉快。

“谢铭,怎么这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