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那眼瞳皎若太阳升朝霞,一时间璀璨而光耀,完占据了玉凌的部视野。

他的魂海哗啦一声卷动大浪,抵挡住了那种惑人心神的诡异力量,但更恐怖的是,在这金光的照射下,他的浑身血肉如凝固般一点一点崩溃瓦解,像是积雪遭遇了最强盛的阳光。

玉凌不知道这是什么诡异的术法,他所能做的就是运起所有玄力,带着古阳诀莫可比拟的霸道,悍然动了反击!

“嗤——”

凝墨刀在苍焰剑上刮出一溜火星,玉凌的玄力如火山喷薄般狂涌而出,瞬间挣脱了解子安金黄眼瞳的束缚。

“怎么会……”

解子安只感觉一股沛然大力轰然袭来,险些令他握不住苍焰剑。

他不由自主地踉跄退出十几步,腥甜的鲜血在喉咙中翻涌不休,体内还有一道道锋锐的气劲纵横切割,如凌迟处刑一般。

“你……跟九辰门到底是什么关系?”解子安声音沙哑,强忍着几乎快淹没神智的痛楚。

但他更多的还是难以置信,因为金银双瞳从没让他失望过,除非敌人比他高太多个境界。

可面前的云承……分明也是金刚境武者啊!为什么他没有迷失意识,为什么他还有余力起反攻?这样凌厉无匹的玄力性质……似乎与北苒一般无二!

玉凌没有应答,而是趁着玄力仍在爆的顶点上,行云流水地又劈出了一招三光同辉。

清纯可爱校园邻家女孩唯美写真

这不知道是哪本刀法里的散式,反正玉凌怎么顺手怎么来,以前在十七域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系统的武技,这也养成他的战斗风格错综复杂。

解子安仓促抬剑一挡,由于气力不足,苍焰剑顿时脱手而出,扑簌一声摔在了草丛里。

眼看凝墨刀即将临体,解子安的银白右瞳也点燃了炽亮的光火,那光芒散若漫天流萤,一时间仿佛有无数陨星划破天幕,轰然席卷向玉凌。

按理说金银双瞳一齐施展才能有最完美的效果,可解子安没有完整的传承,目前还做不到那样的地步,否则玉凌今天真要麻烦了。

单独的银瞳释放出来的力量,虽然不亚于金刚巅峰武者,但玉凌还应付得来,他将玄力运转到体表,形成了金刚武者特有的不坏之身,就这样从无数银色流萤中一穿而过。

“嗤嗤嗤——”

这些流萤似乎比钢片还要锋利,在玉凌身上撕扯出无数细小的伤口,甚至还诡异如活物般,想要往他体内钻去。

不过没等它们开始祸害,玉凌的大循环就将银色流萤尽数吞没,玄力灵力齐齐运转下,很快就抹灭了所有威胁。

由于金瞳的失效,解子安也没对银瞳抱有太大希望,但玉凌这么快就从流萤的围攻中冲出来,还是让他感到心底一震。

这个云承的来历……很有问题啊,以往被银瞳之力所伤的武者,纵然恢复力再强,也会被吞噬掉大半生机,变得元气大伤,可云承竟恍若无事人一般,身上的伤口转瞬就愈合了。

但不管怎样,还是噬梦兽最要紧,可以说,它甚至比天穴宗的传承还要意义重大!

解子安下了狠心,一拳击打在心脉上,顿时吐出了一口掺杂着金银两色的鲜血。

“司提克芬!”

他一边飞后撤,与玉凌拉开距离,一边急急地念出意味不明的古语。

什么东西?玉凌不禁皱起眉头,他最烦的就是这种神秘未知的事物,因为这往往会让人感到措手不及。

他甩出一堆洛双寰制作的暗器,想要将那滩诡异的血打碎,结果这些暗器刺入其中后,竟然迅融化为了虚无,比石沉大海还要来得夸张。

这么一耽搁,金银鲜血已经诡异地蠕动起来,在眨眨眼的时间里迅膨胀,变成了一个半人高的怪物。

它半边身子是金色,半边身子是银色,有着人类的轮廓,可却是四肢着地,身上覆满了栩栩如真的鳞甲,那纹路很像解子安身上的那些。

说来也怪,这个怪物出现后,解子安的气息顿时衰弱下去,身上所有异于人类的特征迅淡去,他的眼瞳、还有皮肤上的纹络都化归正常,只是脸色苍白如大病初愈。

“贝诺科系!”

解子安出不明含义的指令,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玉凌尝试着向他扔去几件暗器,但解子安却像是变成了真正的金刚之体,所有暗器根本刺不破他的皮肤。

这是怎样诡异的状态?

玉凌来不及过多思考,因为那个由鲜血凝成的怪物已经向他扑了过来。

“呜嗷——”

它出闷若天雷的咆哮,身体翻滚了一圈当空而降,带着势不可挡的凶悍之气。

这度实在太快,根本不给玉凌闪躲的可能,他所能做的就是举起长刀正面硬抗。

“当!”

难以形容这洪荒猛兽般的狂暴之力,玉凌险些立足不稳被掀翻出去。

凝墨刀刺入了怪物体内,可却出烙铁遇水般的嗤嗤声响,玉凌赶忙收回长刀,生怕它也融化不见。

这怪物好似没有痛觉,一招没有得逞,连歇息都不歇息,继续咆哮着冲来,像是一头蛮牛对着红布狂野地撞去,偏偏度奇快无比。

玉凌再次挡下了怪物的冲锋,心知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一味防守总是会出现失误的,他必须得早点找出这怪物的弱点。

要不用魂技试试?

玉凌难免有些犹豫,他没有百分百把握杀掉解子安,毕竟对方是什么种族都不清楚,天晓得他还有没有奇怪的保命手段。

可光用玄力对抗……也不知道能不能耗到这头怪物自动解体。

玉凌心念急转的工夫,金银怪物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像一只疯狗般对着一个方向狂吠起来。

“咯咯!”

那熟悉的诡笑声又出现了。

玉凌只觉眼前一花,帝袍女子就幽幽地飘到了怪物身旁,猛然间张口一吸。

“嗷——”

怪物出了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声,刺得玉凌的耳膜都在震颤。它疯了一般向着帝袍女子撞去,可却凭空穿透了后者的身影。

“咯咯!”帝袍女子重新由虚返实,笑声越开心了,只是她的面部神色却一片漠然,看上去分外诡异。

几个呼吸的工夫,那头怪物就在惨叫中崩溃成一滩血迹,被帝袍女子一口吞下。

与此同时,解子安也身体一震,像是遭受了什么无形的重创,险些跌倒在地。

在他睁开眼睛的一霎那,帝袍女子已然鸿飞冥冥,这回她的度更加迅疾,快到玉凌然无法察觉的地步。

玉凌不禁开始思索一个问题,如果帝袍女子对他动手,他到底能不能与之抗衡?

“云承,是我低估你了……”解子安声音疲惫,他倚着背后的古木,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玉凌可以判断出一点:解子安对帝袍女子的出现毫无察觉,还以为是玉凌废掉了那只怪物。

这位炼火宗大师兄似乎已无力再战,但玉凌看着他波澜不惊的表情,总觉得解子安还藏了什么后手。

不过总要试探一下。

玉凌提起凝墨刀向解子安冲去,后者却轻声道:“成长老,你非要看我死在这里?”

一声娇笑蓦地从虚空中传来,还伴随着叮当叮当的清脆鸣响,可谓人未至而声已到。

居然是成妤?

玉凌瞬间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不自禁头皮一紧。

这个神经病一样的女人,他实在是不想再面对了,除非某一天他的修为过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