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李瑊进门就是一通抱怨,当见到一桌子没见过的菜之后完全不理他。

“哥,你真的会做菜?”李瑊品尝之后当即觉得诧异,之前听说的事情他还不相信,现在真的迟到了才知道街头巷尾说的都是真的。

“略懂而已。”李德谦虚道。

“君子远庖厨,你这要是让爹爹知道后果不堪设想,不过知道你答应回长安将这些菜偷偷做给我吃,我会替你避。”李瑊一脸期待的说道。

李德这个无语,原来纨绔子弟真的秉性不改。

“去长安不能下厨房,有那么严重吗?”李德好奇问道。

李德根本不知道他们家里的情况,像他这种身份的家庭似乎还真的不行,不过似乎并没有眼中的后果,被说几句总不会掉块肉。

“有。”李瑊干脆答道。

李德沉默。

“父亲是武将没错但从小对我的教育就极为严苛,总是让我读书学习,咱家最重视礼法规矩。”李瑊解释道。

李德继续沉默。

“那你还能帮我隐瞒,顶风作事你就不怕吗?”李德问道。

黑色裙子秘密诱惑

“怕啊,所以你偷偷做的菜可以先拿个娘亲,到时候爹爹也不会怪罪的。”李瑊继续回答道。

李德心说原来正神是娘亲。

“大哥,你不信我?”李瑊质疑道。

“信,一物降一物,道理我懂,等回去只要给娘亲做菜不就好了,干嘛还让你避。”李德笑着说道。

李瑊一想还真是这样,后悔刚才自己将事情说出来。

两兄弟在一边嘀嘀咕咕的又在说家里的事情,裴青璇和张出尘也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哪里有花辰,梁师泰他们吃的欢。

“某来晚了。”进来的正是白天来过的尉迟敬德,但是跟白天的时候不一样,都看出他的情绪有些低落。

“尉迟兄,快来,酒水已经备好就等你呢。”李德说道。

花辰在一旁看出了尉迟敬德很不对劲,钱是他拿出来代替酒楼投资的,所以对他的情况有些敏感。

“尉迟老弟,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生意出了问题吧。”花辰随口问道。

尉迟敬德点头让花辰的心都悬了起来。

李德见尉迟敬德的心情不高,便有心安慰道:“尉迟兄有什么事不妨说出来,看看我们可否帮上忙。”

尉迟敬德过来赴宴本就是打算说的,于是便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尉迟敬德去谈收购铁的事情,没想到从他一家又多出了三家竞争对手。

原来裴仁基本来想将兵甲直接销售给铁匠铺,可是想起风声正紧万一暴露会引来麻烦,铁匠铺又无法一次吃下这么多的货,于是他改变了主意,直接将兵甲给熔了。

熔后的铁,铁匠铺又吃不下,裴家又急于出手,于是便联系了几个有实力且有购买意向的。

他们分别是张家,旁系王家与武家。

结果李德给出的建议没有实现,而比拼财力尉迟敬德手上的钱根本不值一提。

尉迟敬德情绪失落实属正常。

“张家,王家,武家,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李德心中想着,看向裴青璇,事情涉及到裴家所以还要问一问裴青璇。

裴青璇看到李德的目光轻微的摇了摇头,表示她不知道此事。

李德一想也是,现在他可不再是赘婿,裴青璇现在是李家的人,加上裴仁基办事一向谨慎,真这么做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尉迟兄不要介意,商场如战场瞬息万变,失去了就失去了,以后有的是赚钱的机会。”李德劝说道。

“你说的对,我也是想把铁匠铺做大一些,看来是我心急了,酒楼的钱明天便送回来。”尉迟敬德不是个矫情的人,有人劝他心情顿时顺畅很多。

就在他们吃饭的时候,裴仁基则是见到了两个人。

城外十里的一处偏僻的农房内。

裴公正在与两人说着话。

李德要是在这一定会认得出其中一位正是张家家主,张文正,而另一位李德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武家的名头他是听说过的。

“文正老弟,几年不见你胖了。”裴仁基笑着道。

“让裴兄见笑。”张文正笑道。

“裴公,张家主,还是说说正事,你们有很多时间叙旧。”说话的人稍显年轻,一身干练的气势给人直观的感受。

“好,那咱们就先谈事情,三千五百贯不二价,收钱或者战马支付。”裴仁基直接说道。

顿时房子内鸦雀无声。

张文正盘算起来,裴仁基跟他是老相识,而且手上有他需要的东西,价格也可以,他犹豫的是要不要马上答应。

武家家主武士彟一样认识裴仁基,在生意上有所往来,他是什么赚钱做什么,但是同样有顾虑,实际上他想知道是不是还能压价。

即便裴仁基说不二价,但是生意嘛就是谈出来的,他沉默就是在观望。

“听说王家也有意向,怎么没有见到来人?”武士彟忽然问道。

裴仁基本来是想找王家的,毕竟是当地出了名的家族,底蕴深厚,交易中还能熟络起来,能够交好最好。

可是裴家派出去的人经过调查后发现他们现在竟然与王家在无形中有了冲突,人家正在催促李家发兵剿匪,怎么可能去找他们做交易。

“又不是大买卖,你们考虑的如何?”裴仁基直接将话题引回来道。

张文正心说真是个老狐狸不给还价的机会,他看了看武士彟见其似乎没多少兴趣,便道:“武士彟你不是喜欢囤积货物么,铁器钡,你就一点兴趣没有?”

武士彟表现的很平静,看不出有情绪上的变化。

“张兄,说实话我真的很心动,你不想要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收下。”武士彟说道。

“谁说我不要了,成交。”张文正立刻说道。

裴仁基一脸笑眯眯的样子,让人琢磨不透。

“裴兄,交易完成我便告辞。”张文正很干脆,等他离开后武士彟才一脸笑容道:“五百匹战马需要至少三个月的时间备齐。”

“武老弟,三个月时间太长了,想想办法吧。”裴仁基摇头道。

“若非战马,一个月之内方可凑齐。”武士彟再次说道。

裴仁基一再摇头,要普通马匹他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