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半炷香了,还真是无聊啊,这个小子不知道走到哪里了。”

红鼻子老头百无聊赖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他们四人都是雪蝶圣殿的太上长老,七星圣尊的修为,也活了一大把年纪。

如果想要继续破境,对于他们而言,唯有闭关,闭死关这一条路,其余的修行微乎其微,或者说是有什么天大的机缘。

修行本就是如此,天赋根骨决定了很多东西,有的人行,生来就行,有的人不行,生来就不行。

他们四人的修为在整个南域都算是顶尖,放眼四荒八域,也算是能够叫出名头的存在,可是却依然有些枉然。

“这一世天命出世,帝君隐退,小姐若不是天生有这怪病,我想他日圣州,必有小姐的一席之地。”

“那是自然,小姐的天赋可是千年难得一见,可惜了这贼老天这般不开眼,否则的话,又岂会来这南域。”

“南域才走出过几个帝君,四荒八域之中,南域实力最弱,比如那无双战宫和祁阳山,放到其他大域哪能像现在这么威风。”

布衣老头提起南域两大帝统道门的时候并无多少尊敬忌惮之色,一旁的银花婆婆看了他一眼,笑道。

“不过那个地方倒是不错,殿主说过,若是这次不行,就把小姐送去那个地方,想想也是最后的办法了。”

“不行。”

黑袍老妪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

长发小清新美女牛仔背带裤青春不可挡

“那个地方太过残酷,小姐心性善良,如何能够坚持下来,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的龌龊事不知凡几,我不放心将小姐送去那里。”

“此话也对,不如我等将小姐送回族中吧,留在南域也无济于事。”

话音刚落,红鼻子老头的眉头突然一皱,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其余三人都一下子戒备起来,顺着红鼻子老头的视线望去,正好看到一道人影站在那里。

“他竟然走出来了?”

最先开口的还是红鼻子老头,此刻他正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身影,眼中满是惊诧之色,能够让他一个堂堂七星圣尊这副表情的,实在是难得一见。

银花婆婆也看到了叶云,眼神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黑袍老妪和布衣老头同时开口,虽然压低了声音,但语气之中还是有着些许震惊。

“他就是叶云?”

“叶某见过诸位。”

回答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叶云。

叶云在踏出第十步之后就已经走出了乱心林,径直走到了红鼻子老头四人的面前,眼中带着一抹深思之色。

这四人的修为都是七星圣尊,而且任何一个他以前都没见过,现在他甚至怀疑,这四人压根就不是雪蝶圣殿的人。

银花婆婆好奇的打量着叶云,半晌之后才说道。

“过了多久。”

“半炷香。”

“那不是比小姐和殿主还快。”

“比当年那个家伙还要更快。”

“他怎么走出来。”

“不应该啊。”

四人快速的交流着什么,叶云也没有感觉什么不妥,沉声说道。

“叶某能够走出来,四位似乎有些不信。”

“没有,当然没有。”

红鼻子老头走到叶云的面前,伸手想要捏一捏叶云的鼻子,可是看到叶云皱眉之后,只好换做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小子,不错,很不错,倒是让老头子大吃一惊。”

“哼,能够走出乱心林虽然不错,但也不代表他就能迎娶小姐。”

黑袍老妪这时候还是有些不愿,至少她觉得叶云配不上她们的小姐,自然语气有些生硬,她对谁都生硬。

银花婆婆则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

“叶云,可否告知我等,如何走出来的。”

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叶云不但走出了乱心林,而且用的时间极短,比雪蝶圣女还要短了一半,而且他只有战将一重的修为啊。

“自然是用脚走出来的。”

叶云淡笑的说了一句,其实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以他的修为,这么短的时间里走出乱心林,本就让人好奇。

如果他说若不是他故意耽搁的话,十息之内,他就能够走出来的话,怕是眼前的四个太上长老还会震惊得无以复加。

当年叶云走出乱心林后,就一直在看这个乱心林,他原本打算在天澜宗也布下这么一个类似的地方,可结果还没等他去做,他就堕入魔道了。

乱心林很大,其中有三万六千八百七十二颗青竹,哪怕是一路从里面走来,不被任何幻境吸引耽误,也要足足走上半炷香的时间。

可其实后来叶云成为九幽魔帝之后,潜入过雪蝶圣殿一次,乱心林在他的眼中就变得完透明,真正要走出来,只需要十步,他这次也就只用了十步。

红鼻子老头知道叶云是不愿多说,他也没有强求,不管是天澜宗留有卷宗对叶云有所帮助,还是吴道子等人在临行前有过交代,这些都不重要,他们更在意的还是结果。

叶云走出了乱心林,而且以他们意想不到的速度。

四人一时之间都陷入了沉默,偶尔会抬眸看上一眼叶云,然后又很快陷入沉思之中,叶云看着他们四人的样子,开口说道。

“我们是还要等候旁人么。”

叶云来打破了这个沉默,银花婆婆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他们在这里等人,等谁呢,这一代弟子中或许会有几个今日能够走出乱心林,但花费的时间也不知道要用多久。

“叶云,可知道成为天澜宗的首席大弟子来我雪蝶圣殿,所为何事。”

“知道。”

叶云点头,目光在与银花婆婆相对的到时候也毫不畏惧,缓缓开口。

“数百年前,我天澜宗的上一任首席大弟子曾于贵宗的圣女缔结婚约,二人本应该结成道侣,我天澜宗和雪蝶圣殿也应该结为同盟。”

“今日叶某前来,就是因为贵宗要求继续婚约,让如今我天澜宗的首席大弟子,也就是叶某,与贵宗的圣女完成当年的婚约。”

叶云说的没错,但银花婆婆显然不想听这个答案,目光在这瞬间变得格外的凌厉,死死的盯着叶云,要将叶云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可知道当年的圣女现在是何人,可知道当年天澜宗出尔反尔,违背婚约,对当年的圣女造成多大的伤害。”

“知道。”

叶云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冷,直直的看着银花婆婆说道。

“当年的圣女蝶衣便是如今的雪蝶圣殿殿主,至于伤害,情伤如何,叶某不知,或许错过本就是一件好事。”

“放肆!”

黑袍老妪冷哼一声,一道气机破体而出,竟然是直接袭向叶云。

好在红鼻子老头眼疾手快,将这一道气机拦下,沉声说道。

“都是陈年旧事,何必与他一个小辈弟子计较,殿主都不在意当年之事,我们又何必旧事重提。”

黑袍老妪冷哼了一声,心中依旧不满。

银花婆婆上下打量着叶云,神色肃然的说道。

“叶云,这次前来可是要求娶圣女。”

“叶某前来是要完成当年的约定。”

“那可知道若是见到圣女之后,若是二人无缘,的下场如何。”

这已经是一种警告了,银花婆婆的语气和气息都已经很明确的说明了一个事情,如果叶云最后不能俘获圣女芳心,二人不能结成道侣,那么今日他的下场只有一条路,一条死路。

叶云的眼眸微微一眯,只听布衣老头在一旁说道。

“当年们天澜宗的首席大弟子走火入魔,命殒之后,这个婚约也就断了,如今重启,应该知道最后的结果。”

“不。”

听到这话,叶云却是摇了摇头,目光坚定的看着四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当年的他并未走火入魔,也未曾命陨。”

这一下,红鼻子老头四人看向叶云的目光再度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传闻。

叶云的声音再度响起。

“当年的他,只是走了自己的路,并无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