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大结局。

林肖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经纪人也同样一言不发,陪在身边。

他是圈子里的神话。

明明是穷苦山村出生,却能逆袭成为一代影帝。

最后带着至高荣誉退圈,转头却又成了科研大佬……

这么多年来,从他手下走出去的专利,不知道有多少项,已经成为国宝一样的人物了。

如今,林肖虽然已转成科研人员有好几年了,但是整个人却仍有明星那种自带c位气场的感觉。

只简简单单坐在那里,就衬的周围一众医药圈大佬灰头土脸,仿佛是给豪门金贵的大少爷洗脚都不配。

在他的面前是,放着一根签字笔和一堆足足几十页的合同,中英双语都有,旁边律师也在等着,随时为他解答疑惑。

一众医药圈大佬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个业界里冉冉升起的新星,他们都是各大医药公司派过来,想要购买专利的代表。

但最终,却是坐在林肖身边的这一位莫斯安医药公司的代表,以1亿3000万美金的天价,获取了新型药物研发成果的专利权。

莫斯安公司每年在药物研究方面投入的资金就高达五十亿,它的旗下,也有各种各样的特效药物。

圆框眼睛女生穿纯白色毛衣安静唯美写真

其中最著名也最能吸金的,便是每个疗程高达12万美金的癌症治愈素。

事实上,所谓的癌症治愈素也不是能够彻底治疗癌症的,只是能够大大延长人们的生命。

一直吃,一直拖,拖到最终身体不堪重负,才会走向死亡的尽头。

但世上千千万万个人,所有人都想着活下去。

因此,尽管这药吃起来是天价,两三个疗程就足以吃下帝都的一套房子,但求生的意志压倒一切,顺便也给莫斯安公司带来了高昂的利润,和董事局股东们连年投资的支持。

而林肖退圈几年,战果频出,但大多数还没来得及掀起风浪,就直接在自家国家消化了。

如今这么一项国际性的成果,怎么藏也藏不住,到底还是让闻风而动的资本家们把握住了这次机会。

——他研发的,是一种新型药物成分,阿尔法c3-405。

这种新型成分,能够迅速刺激人的免疫细胞,从而使人体系统自我甄别癌化细胞,再进一步促进细胞再生,免疫强化,最终将病变细胞绞杀。

这是一款能够使癌症完治愈的神药,哪怕如今还未通过人体试验,但实验室的一切成果都显示出了它绝高的安性。

仅仅是这项获得多个证明的新成分,已经足够林肖在球知名了。

而今天私下进行的会面,就是资本方联合起来,拒绝国内垄断,所有人一同开始竞价。

……

事实上,在场众多医药公司,莫斯安医药公司并不是最有底蕴且最财大气粗的医药公司。

但偏偏就是他们得到了这份专利,是因为林肖在洽谈会上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新型抗癌成分阿尔法c3-405实验室合成造价,每份绝不超过600美金。

而林肖提出的要求,就是要求医药公司获得这项专利授权通过药物试验正式上市后,每疗程价格不得高于3万美金。

而在实验室的初期实验结果来看,早期只需要两个疗程,晚期最多不超过6个疗程。

虽说仍有许多人承受不起这个高昂的价格,但是却也给了很多人更多的希望。

考虑到医医药公司每年在药品研发上的大批投入,林肖觉得这个价位已经是他深思熟虑后能做出的最低要求了。

但尽管如此,在场医药代表们陆续几个电话出去后,立刻没了动静。

这种要求对于众多医药公司来说,简直是不可能。

是。

不管哪个数学家来算这个价格,他们都能赚到钱,并且是大把的赚。

但是仅仅是这样,又怎么能满足他们呢?

他们要的不是大把的赚,而是疯狂掠夺。

在这项新型药物成分被发现之前,单单只是拖延时间的治愈素就能开架到一疗程12万美金,且供不应求。

如今这可是能够彻底治疗癌症的新型药物,仅仅只卖3万美金,如果他们今天同意了,那么未来,民众们还怎么愿意接受他们医药公司的一言堂和暴利借口呢?

还有他们为这项药物提前支出的专利金,1亿3000万美金,再加上药物后续研发和实验推广等所需的费用……

莫斯安的代表在心里嗤笑——

搞研究的科学家们满脑子只有试验,莫不是觉得天下人都甘心情愿做慈善?

但尽管心里是这么想的,他却还是利索地同意了林肖的要求,并且在短短的时间内,立刻让公司的法务重新拟定合同,甚至决定立刻就要签约。

……

林肖的眼神在桌子上的合同转了一圈,这会儿再看看众多人微笑且一致的表情,轻声感叹道:

“人类对于利益的渴望,真是疯狂的让人难以相信啊。”

翻译得到命令,要将他的每一句话都如实翻译出来,这会儿大家听了这句话,表情不一。

莫斯安的医药代表心头一紧,这会儿小心的问道:“您是想说什么吗?”

“没什么。”

林肖拿起一旁的签字笔,一边干脆利落的在合同上陆续签下自己的名字,一边微笑起来。

“我随口感叹一下而已……对了,海尔曼先生,合同上注明了,倘若一年内这份药物不能成功上市的话,你们将以每年1万美金的代价,向我支付违约金……所以为了赚取足够多的利益,你们一定要尽快将药物上市啊。”

“是的,”莫斯安的医药代表慎重点头,这会儿仿佛一位格外诚恳且热忱的朴实农民。

他夸张的感叹道:“您这个研究是划时代的,无论如何,为了人类的福祉,我们一定会竭尽力推动他,造福大众!”

嘴上这样说,眼神却是火辣辣的盯着他的签字笔。

林肖的笑容越发深邃。

一旁的经纪人沉默的坐在那里,看到他这熟悉的表情,忍不住眉心疯狂跳动。

——这一看就又不干好事啊。

他再看看如今严肃的场合,和那份重于千金的合同,这会儿忍不住心惊肉跳起来。

——合同都签了,钱也到账了,这还能出什么幺蛾子不成?

自家这位大佬就算不当明星了,搞事的能力半点也不差呀。

……

等到该有的应酬结束,大家散场。经纪人憋着心头的疑惑,一直将林肖送回自己的家。这才开口问道:

“你是不是又有什么打算了?”

“这合同给的不是都给到了吗?人家的诚意也很明显了。你没看你那个要求,那么多医药公司都不肯答应……只有莫斯安同意下来了吗?”

言下之意,可不要再搞事了。

林肖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这会儿冷哼一声,意味不明的说道:

“那些医药公司不答应,是因为他们在道德和利益的天平上疯狂拉锯,虽然虚伪,但是反而显出那么一两分人性。”

“不过……”林肖脸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来。

“恰恰好,莫斯安公司也给我展现了另一种人性。”

“什么人性?”

经纪人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他们不肯同意便宜卖药的这种想法吗?”

经纪人叹口气:“其实我也可以理解。”

“这种特效药物研发不易,虽然卖的很贵,确实让很多人无路可走。但是仔细想想,每年他们在药物上投入研发几十上百亿,很可能10年20年都没有成果。”

“如果好不容易研发出正版药物,还不能将这份利润赚回来的话,恐怕长此以往,就没有人再做药物研发了。”

林肖摇摇头。

“你错了,太片面了。”

“药物研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或许很多人很多年很多投入,什么回报都得不到。”

“但是更多的情况是:资本所代表的就是利益。”

“当一份研究成果10年20年都没有办法得到利益的话,除了咱们国家,没有哪个私人药企愿意做这种亏本生意。他们愿意掏钱,必定是从中已经获得利益了,就算没有,在不远的将来也能有。”

“退一万步讲,就算20年没有获利,但一旦研究出足够震惊世界的新药物,那么他们就可以垄断这份药物,从此获得天价。”

“就比如莫斯安公司的抗癌治愈素……球有多少癌症患者你知道吗?”

“2000多万。”

“但其中买得起他们那一疗程12万美金天价药的癌症患者又有多少,你知道吗?”

“不到150万。”

而这份天价药,可不是一次两次按疗程结束就没了的,而是只要人不死,就要一直吃。

林肖冷笑一声:“这150万人,哪怕每人只吃一个疗程的药物,你猜医药公司可以赚取多少钱?”

这是世界上最暴利的行业,打着慈善和救命的名头,却赚取这远比走私黑火和海洛因更多的利润。

当然,救命确实也比那些更高尚。

不过这些就不必详细说了,毕竟他们讨论的是利益,不是道德。

……

经纪人倒抽一口冷气。

他从前上学数学就不及格,这会儿拿着手机计算器,后头的0已经多到计算器显示不出来了。

他忍不住弱弱的反驳:

“可是癌症病人每年都在死去啊,人家也不会一直吃的……”

林肖只是笑了笑,没出声。

经纪人随即想了起来——

是,癌症病人每年都在死去,但每年也有新发现的癌症病人。

这些人里,别说150万,就是15万人,每人吃一个疗程,莫斯安公司也能赚够100年的医药投资。

他深吸一口气,这会儿自我安慰道:

“没什么,就算他赚了钱,你看现在不也同意了你的要求吗?愿意便宜一些卖给病人。”

林肖似乎想到什么,这会儿笑了起来。

莫斯安公司可是业界有名的黑心商人。

他们向来擅长用各种合同套路那些不谙此道的科研人员,这么些年来葬送在他们手底下的专利,不知有多少……

换句话说,他们的药物救了多少人,他们葬送的专利也害了多少人。

整个公司从上到下,头发丝里都涌动着资本的力量。

“你以为他们会让这个药上市吗?”

经纪人不敢相信:“不让药上市,又何必要花这一亿多美金来买呢?”

这不是钱多烧的慌吗?

“当然是为了垄断。”

林肖从修士转为人类,深切感受到平凡如蝼蚁的人类,在利益方面血腥又残酷的争斗。

他在天玄大陆,修士们修炼讲究“财侣法地”,法宝灵脉争夺你死我活,这都是常态。

但他从来也没想过,原来凡人间的争斗,居然比修士的手段更加恐怖。甚至还有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方式——倘若不是他如今修为过人,思维可以发散到更远处,能记住的资料数不胜数,也根本翻不出这淹没在重重叠叠新闻下头的、一位科研人员痛苦自杀的豆腐小块儿。

……

不过,身为经纪人,居然觉得世上的资本家都是善心人……

这么看来,自己这位经纪人倒是难得的通透心性,什么负面情绪好像都影响不了他。

林肖这么一想,心情就好多了。

心情一好,愿意跟傻乎乎经纪人说的就越多。

“莫斯安掏钱,不仅仅是垄断这门新药物的生产和研发,同时也要垄断他们治愈素的持续发展。”

“至于被新闻吸引的那些普罗大众,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找些水军,找人写几个软文,让大家知道药品研发的不易和未来遥遥无期,反而会刺激更多人来买这份治愈素。”

人们的情绪是很容易被调动的,而更多人,可能就缺这么一个购买的机会和理由。

“倘若我这份新药物一疗程能够卖到60万美金,这个药是肯定能上市的。”

“可如今在我的要求下,只能卖3万美金,甚至都比不上他的癌症治愈素。医药公司不是做慈善的,所以这份药物绝不会上市的。”

就算他们愿意,别的药企也不会愿意。

这也是现场大家明明心知肚明,却都沉默着的原因。

莫斯安之所以掏钱最爽快,无非是因为在众多医药公司中,只有他们是最直接的利益相关者。

这也是黑心药企常见的套路,只不过一心埋头科研的人很少听说罢了。

他们支付专利费,等于垄断了这款药物的出现,每年因不上市拖延产生的违约金,也只不过是他们为垄断药物给出的费用罢了。

但是专利到了他们手里,但凡随便给个借口,比如生产线没安排好、药物有排斥反应、以及各种各样的小因素……

只要他们不生产,想要活命,就还得买他们的治愈素。

如此一来,尽管白白浪费了些钱,但是能将他们的药物寿命延长许许多多年……

这笔生意,无论如何都是划算的。

尽管只是寥寥数语,但经纪人也瞬间明白了,他倒抽一口冷气:“那你还签!”

他急得团团转:“不行的话给国家呀,便宜卖不行吗?国内的药企不行吗?”

林肖打开手中刚下载好的一份论文,这会儿慢条斯理的说道:

“国内的药企扛得上国际上的大资本吗?他们给的出这些钱吗?”

“什么都卖给国家的话,那我也就不值钱了。”

他一边看论文,一边迅速在纸上写着什么,随口说道:

“研究出这种新的药物成分,我在机器设备上的投资就远超12亿美金。便宜卖的话,下一份科研成果,谁来支持我?”

“又或者,谁能不计成果,不计回报,不会干涉,不需要我做任何申请和报告……只按我的要求来支持我?”

经纪人不吭声了。

利益当头,凡有所为,必有所求。

他也不是真的天真到那个地步,只是一时太过惊讶,所以才说出刚才那种话罢了。

但此刻,想起这么好一种药物,不知能挽救多少人命,多少家庭……却因为医药公司的黑心不能上市,整个人委屈的仿佛一只小蜗牛,都快彻彻底底的蜷缩起来了。

……

林肖将手中的论文翻了一页又一页,这会儿看了看时间,这才吩咐:“对了,你既然闲着没事做,不如跟我约一下,之前被排除这场谈判之外的、由政府牵头的国药公司。”

“顺便重新规划一下我的行程,从明天起,我将不再参与一切对外事务,每天都在实验室,没有大事,不要来打扰我。”

“同时,每隔一个月记得打电话给莫斯安公司的人,语气着急一点,催一下进度。”

倘若莫斯安公司在这一年内真的有筹建生产线以及做出后续事项,哪怕一年时间还没有来得及上市,林肖也不会要那份违约金,而是更多些耐心等待。

但是……

他摇摇头。

整个签约谈判过程中,莫斯安公司连后续规划都停留在纸面上,林肖并不是傻子,这会儿对于他们的想法心知肚明。

只不过……还存着一丝希望罢了。

进实验室是很正常的事,事实上这么些年来,林肖基本也都待在实验室,除了大事一般不出门的。

但是……

“为什么要联系国药公司,你打算把这份专利重新再卖一次吗?我记得合同规定了,好像是独家授权。”

如果不是独家授权,莫斯安公司再傻也不会给出这份天价的。

林肖摇了摇头。

“对于人类的身体在抗癌斗争中所作出的一切改变和调整我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思路,之前那份阿尔法c3-405,不过是错误道路上一次意外得来的惊喜罢了。”

什么?错误道路?

经纪人瞠目结舌。

看着他不可思议的表情,林肖微笑。

“是的没错,尽管是一份正确结果,但因为一开始的思路就错了,所以这份正确成果的成本、以及治愈时间和治疗过程,都是相当失败的。”

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对我而言是失败的。”

经纪人松了口气——

那就是其实还是成功的,只不过林肖要求高罢了。

天知道,他刚才还以为这是科研史上的一场最大金额的诈骗呢。

……

林肖已经收起了手上的论文:

“只先联系一下就行了,不必大张旗鼓的接触。”

“透露一点消息,告诉他们,我手上还有一份跟之前药物并不相干,但却能在一星期内迅速治好癌症的新的医疗手段。”

“价格更低。”

“预期会在一年半内成功将成本降下。”

如果莫斯安公司老老实实履行合约,那么等到这份新药物研发,他们同样将得到独家授权,授权金额不会超过一百美金。

但如果没有的话……

林肖冷笑起来。

……

……

一口气从早上写到下午,丁薇回过神来时,只觉得饥肠辘辘,一看时间,已经3点多了。

她将文档保存好,这会儿伸了个懒腰,也顾不得再折腾别的,先找点东西填肚子吧。

然而翻找一圈,发现宿舍里什么都没有。

这不是当代大学生假期应有的生活呀。

然而仔细想一想,好像也可以理解,毕竟隔壁就是万能卖货周雪梅,大半夜的他们要吃的,对方都能摸黑送到上铺来……

周雪梅的生意扩展的这么快,也不是没道理的。

但这么一来,隔壁就是移动零食仓库,他们要什么吃的就喊一嗓子,谁也不会囤东西啊。

可万万没想到,如今是五一假期。

就连万能卖货小能手周雪梅如今都已经出去玩儿了,丁薇郁闷一会儿,只好下了楼。

“阿姨,你这里还有泡面吗?卖我一包呗。”

学生都放假了,宿管阿姨家人还没回来,因此干脆也留在宿舍。

她这里常有些小零食小日用品,以备不时之需。每年学校里都有做生意的学生,阿姨早已经习惯,也并不靠这个挣钱。

如今放在这里,纯粹是为了减轻学生们的一些烦恼。

对于周雪梅这种生意小能手,她反而觉得减轻了自己的负担。

毕竟学生们要的零食和日用品又多又杂,有时候还挑品牌,她这小小一间屋子放个煤气灶就已经很不错了,再塞这么多东西,她自己看着都觉得心烦意乱。

这会儿一扭头看见是丁薇,也相当熟悉的笑了起来:

“中午没吃饭吧?吃啥泡面呀,你们小年轻的就爱吃这东西……这都是垃圾食品,不健康。”

孤独的阿姨热情满满:

“刚好中午炒了蛋炒饭,还剩一碗,你吃吗?给你热热吧。”

“行啊。”

他们跟宿管阿姨的交情,那可是从一根5毛钱的真知棒开始的。五毛钱的真知棒她们都好意思送出手,阿姨的一碗炒饭自然也吃得下去。

丁薇可不扭捏,这会儿熟门熟路的进了屋,挑了一款颜色可爱的小马扎儿坐了下来,苍蝇搓手等待。

阿姨的手艺不能算是多出众,但是家常味道是绝对足够了的,如今蛋炒饭往微波炉里一打,一两分钟就好了。

鸡蛋和葱花的味道在进一步加热中散发出来,丁薇捧着碗吃得心满意足,一边还要夸一夸阿姨——

“阿姨你蛋炒饭做的真好!”

——就是这碗有点小。

丁薇如今长身体,这么一小碗饭实在没吃饱。

不过想想晚上还能再吃一顿晚饭,所以反而这顿加餐刚刚好。

阿姨早已习惯晚上少吃,看着丁薇也挺苗条——

在她的想法中,苗条的姑娘吃饭都少,压根没考虑能不能吃饱这个问题。

听到夸奖,这会儿得意洋洋:

“那可不,我的手艺家里谁不夸?”

她说着,又叹口气:“可惜了,都忙着工作……”

阿姨的丈夫早些年就走了,只剩她和儿子了。

儿子慢慢长大,成家立业,生活正是没有负担的时候。

不过儿子儿媳妇平常都在外地,孙女儿自然是跟着爸爸妈妈的,要不然阿姨也不会决定来做宿管。

纯粹是年纪大了,瞅着学生们热闹。

这个话题不好多说,要生存,要更好的生活,总是不能十十美的。

丁薇刚把这一小碗蛋炒饭吃完,正准备转移话题呢,这头就接到了陈思雨的电话。

“薇薇,我今晚回宿舍睡,你晚上有什么想吃的没?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还是我给你带?”

丁薇纳闷儿道:“你不是在电商园吗?”

都准备好一份简单的行李,说要去住几天了。

陈思雨郁闷:

“这里只有简单的仓库和办公场所呀,真要睡起来的话,也只有仓管的位置……所以我想了想,还是回宿舍吧,反正有小光也方便。”

假期丁薇不用车的时候,小光就是她的了。

陈思雨美名其曰:培养感情。

丁薇点头:“那行吧,那咱们……”

她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来,扭头又看着宿管阿姨:“阿姨,反正现在也在放假,要不晚上咱们一起出去吃饭吧!”

阿姨连连摆手:“哎哟,我可不去,你们小年轻出去吃饭的地方贵的很,我在家随便炒两个菜就行了。”

丁薇笑起来:“哪有那么夸张,咱们肯定也是就近找个饭馆,随便点两个菜。一起吧,反正现在也没学生了,不得出去溜达溜达吗?”

“那……行叭!”

阿姨欢欢喜喜应下来了。

陈思雨自然没有不同意的。

要知道她开始做租书卖小东西的生意,到后来开网店,有时候大大小小的货往宿舍里带,还有外校的女生慕名过来试衣服,可不都是阿姨开的小后门吗?

这点他们都记着呢。

……

结果等到晚上吃饭时,白珊珊也跑了过来。

如今假期才过去三天时间,她已经肉眼可见的又瘦了一点。

脸颊都有些憔悴了。

这会儿,白珊珊看着丁薇面前放着的一盘土豆烧肉片儿,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我真的好想吃啊呜呜呜……”

但话是这么说,也不知李明仪是用什么方法强迫她的,总之,在无情大嫂的精神压迫下,尽管此刻只有他们几个,白珊珊的筷子却还是一转,又往小白菜上头去了。

那表情仿佛是吃草一样,视死如归。

宿管阿姨也忍不住有点心疼:

“哎呦,小年轻减肥不能这样减的,你多跑跑嘛,光饿着不成事儿啊!再说了,稍微胖一点有福气呀。”

白珊珊一听这话,郁闷道:“那我还是吃青菜吧,跑步更要我的命。”

宁愿嘴受穷,不想多运动。

白珊珊本珊了。

……

假期中,女生宿舍留着的学生寥寥无几,大家伙儿吃的饱饱的进了宿舍楼,手里还提着几个没吃完的打包菜,准备留给阿姨明天热一热。

正把打包菜往小冰箱里放呢,阿姨一看时间:“哎哟,电视剧要开使了,今天晚上不知道播什么新剧呢!”

立刻就把电视打开,这会儿还招呼着丁薇他们——

“唉,反正晚上又没事,别走了呗,在这陪阿姨看电视。”

说着,又熟门熟路地把自己的十字绣铺好,坐在了电视前。

看电视……这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啊!

毕竟宿管阿姨的电视是个平板,屋子里也挺舒服的。

——很多家具摆设都是自费呢,在这里上班,纯粹图个开心。

三人对视一眼,白珊珊突然想起来:“啊,我回来就是想告诉你,薇薇,你……”

话刚出口就反应过来:“我是说,小白莲那本新的拍的电视剧,《来自深海》,今晚好像开播呢。”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