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女人看着她,似乎是笑了一下,又似乎没有,她走到了姜咻面前,道”你这么狠心啊。

“姜咻不回答,而是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想跟你玩儿个游戏罢了。”

女人说“你放心,姜松音很好。”

“我要见他。”

姜咻说。

“别急,我们聊聊天。”

女人在姜咻对剑的沙发上坐下,道“我听说姜世源在牢里过的不太好,患上了重病,已经挪出监狱等死了,你去看过他吗?”

姜咻知道这个消息,是顾铮告诉她的,但是她并不想再和姜世源见面,淡淡道“没有。”

“我还听说姜世源对你不是很好。”

“这些你随便一查就能查到的东西,就不用说了。”

姜咻道“你也没必要跟我弯弯绕绕,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清纯小妹梦之欢乐时光

大费周章让我自投罗网,就是为了跟我聊天?

我已经不是一根糖就能骗走的年纪了。”

女人一笑,道“那好,我就直接说了。”

她道“我与兰见昀老先生有些故交,跟你母亲亦是故友,早年间我被一些事情绊住,一直都没有时间彻查你母亲当年的事情,最近我倒是新得了一些消息——”她看着姜咻,道“你母亲二十岁那年的事情,你想知道吗?”

姜咻瞳孔猛然锁紧“你是我妈妈的朋友?

!”

“算是吧,只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

女人道。

“那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

女人端起桌上的红茶杯,锡兰红茶的味道非常馥郁芳香,她浅浅的啜了一口,才用一种淡漠的语气道“其实那一年,也没有发生什么。”

她放下红茶杯子,白皙的指尖拂过白色的瓷碟,接着道“兰锦兮当时有个男朋友,外界都以为是丁岚生,但是其实并不是他,只是她的男朋友身份有些特殊,不得不用丁岚生当幌子罢了,她以为自己和丁岚生是朋友,但是丁岚生却喜欢了她许久。”

姜咻一愣。

女人笑道“是的,你没有想错,你不是丁岚生的女儿。

当年兰锦兮爱惨了那个男人,为了他什么都敢做,后来那些人说她勾结权贵谋害政要其实也没有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这样的。”

“我妈妈怎么可能——”女人嘘了一声“别这么激动,我们慢慢聊。

林初昕应该跟你说过一些当年的事情,她自己承认了的。”

“只是其中的内情就比较崎岖坎坷啦。”

“当年,兰锦兮面临着跟你一样的选择,她心爱的男人被绑架了,对方威胁她若是不毒杀那个政要,就会杀了她的男朋友,但是兰锦兮多心软啊,她下不了手,原本想着和她爱的人一起死去,但是丁岚生舍不得她,换了她的早就调配好的药——她配了毒药,可是她没有用。

如今想来,其实这样固执的善良没有任何用,人都是自私的,没有谁需要为别人而活,兰锦兮的选择太可笑了,但是更可笑的是——“她看着姜咻,缓缓道“这一切其实都是她深爱的那个男人设计好的,当年他被政要的势力束缚,无法夺取权利,只要政要死去,他便如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平步青云,只手遮天。

他骗了兰锦兮,处心积虑。

兰锦兮不愿意连累丁岚生,于是认了罪,她和她爱的那个男人最终分崩离析,她上了军事法庭,但是——”女人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但是那个已经权势滔天的男人救了她,送她回国。

在国的最后一个晚上,兰锦兮崩溃了,她甚至想要寻死,就是在那个时候,她被发现怀孕了,你看命运多么戏剧,周围的人都劝她把孩子打掉,但是那个孩子当时是她部的希望,所以她回国后固执的将这个孩子生了下来。

为了不被孩子的亲生父亲找到,她和姜世源定下了协议,可惜姜世源是个白眼狼,导致了她的悲剧。

只有一点,她做的很正确。

““那就是她为了保护你,先后找了许多个孩子去兰家,孩子还小的时候外人根本分不清,她送了很多孩子离开,所有人都以为你也被她送走了,但是她心太软,舍不得你,于是留下了,一直留在她的身边。”

姜咻手指冰凉,浑身发抖“……这……都是真的?”

“我没有理由骗你。”

女人怜悯的说“姜咻,你要相信我,我并非是你的敌人,之前的事情,如我所说,只会想要跟你玩个游戏而已,我想看看你是否会和你母亲做出同样的选择。

兰锦兮的往事就是如此,是不是像极了一个笑话?

“姜咻深深吸气,但是眼角还是落下了泪,“那……我的亲生父亲……”女人道“你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她对上姜咻愕然的眼神,道“极光岛主,江责。”

姜咻霍然站起身“不可能!我妈妈留下的遗物里,那个人名字里分明有一个让字!不可能……”“广雅里说,让,责也。”

女人道“他跟兰锦兮认识的时候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逼得离开极光岛,如丧家之犬,不敢用自己的真名,他告诉兰锦兮,他叫做江让之。

她之所以选择姜世源,不就是因为一个姜字么?”

姜咻浑身都发起抖来“我不信……”“你要信!”

女人声音陡然严厉“事实就是如此,兰锦兮被江责欺骗,做了杀人的刀,后来江责或许是觉得兰锦兮实在是傻的无可救药,于是放了她一命,兰锦兮给姜世源那八千万是怎么来的?

!那是江责给的所谓‘补偿’!”

“事实很残酷是不是?

但是它就是真相!兰锦兮不愿意将这段过往告诉别人,就是因为这其中的凄凉,她一腔真心喂了狗,企图用自己的血肉暖一个没有心肝之人的骨血,你觉得如何?”

不等姜咻的回答,她已经自己开口道“我觉得愚蠢。

愚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