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最后一个问题。”

陈飞宇喝完酒,“啪”的一声,把酒杯放在茶几上,在他内劲震荡下,三个酒杯瞬间化为齑粉,道:“你们十年前便开始寻找‘传国玉玺’,还真是处心积虑,根据我之前的猜测,你们前些天就已经得到了‘传国玉玺’,为什么不立即把‘传国玉玺’带回去?”

寺井千佳自得地笑道:“因为这里是玉云省,十大家族对玉云省的掌控堪称是方方面面的,再加上‘传国玉玺’事关重大,只要千佳稍微露出一点点的破绽,就极有可能被十大家族的人发现。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千佳只能等一个绝佳的机会,而你的到来,在短短几天时间内,把整个玉云省搅了个天翻地覆,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你的身上,所以千佳知道,我要等的绝佳机会已经来了,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我就会坐上去日国的飞机,把‘传国玉玺’带回日国。

只是我没想到,陈先生来玉云省的目的,竟然也是为了‘传国玉玺’,而且还主动找上门来,差点破坏了我们原先的计划。”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我的到来,无意中也给你们提供了帮助。”

陈飞宇摇摇头,道:“不过这些已经无所谓了,三杯白酒我已经喝下去了,把‘传国玉玺’交出来吧。”

“交出‘传国玉玺’?”

寺井千佳眨眨眼,眼神中有一抹讥讽之色,反问道:“我没听错吧,你现在竟然让我把‘传国玉玺’交出来?”

“然也。”

陈飞宇理所当然地道。

寺井千佳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大的笑话,忍不住“咯咯”而笑,而且越笑越放肆,甚至连眼泪都快笑了出来,好不容易才止住笑,道:“你现在已经中了‘幽冥散’加‘天命魔蕊’之毒,如果不及时服下解药的话,只消一时半刻,你不但身功力尽失,而且还会一命呜呼。

小红唇白裙子美女美如玉唯美私房写真

现在你已经命不久矣,而只有我才有解药,你是生是死,在我一念之间,现在你竟然还痴心妄想,让我交出‘传国玉玺’,你简直天真的近乎愚蠢,天真,实在是太天真了。”

高岛圣来暗中摇头,他实在不理解,陈飞宇不但“赌命”,而且还主动把三杯酒喝下去,这种行为跟送死根本没什么两样,难道陈飞宇打算以他的性命来换取“传国玉玺”以及诸多情报?

可除了这点外,好像找不到其他更加合理的解释了。

不理解,真的不理解。

小林志野更是嘲讽而笑,愚蠢,陈飞宇简直太愚蠢了,既然连这段时间被传的神乎其神的陈飞宇都这么愚蠢,那华夏其他的普通人肯定更加不堪,有这样一群愚蠢的对手,日国何愁不能再临华夏?

面对寺井千佳的嘲讽,陈飞宇神色不变,挑眉道:“这么说,你真的不打算把‘传国玉玺’交出来?”

“你的性命已经掌握在我的手中,既然我占据了主导地位,那你觉得我会把‘传国玉玺’交给你吗?”

寺井千佳语气斩钉截铁,同时缓缓站起来,居高临下望着陈飞宇,笑道:“不过你放心,你的修为那么高,我是不舍得让你就这么死去的,只要你答应臣服于我,我会每个月固定给你解药,让你免受‘幽冥散’和‘天命魔蕊’之毒的摧残,否则的话,你根本活不过今天!”

寺井千佳声音中充满了得意与嘲讽,充分享受着胜利的快感!“中毒?

臣服?

到底是谁天真?”

陈飞宇眼中浮现轻蔑之意,突然手指微扬,一道凌厉剑气顿时激射而出,速度极快,擦着寺井千佳耳边飞了出去,将她鬓边一缕秀发斩断,缓缓飘落在地上。

这还是陈飞宇手下留情,不然的话,只要陈飞宇手指稍微偏一偏,这道剑气就会贯穿寺井千佳的额头,从而香消玉殒!小林志野震惊之下,立即向前两步,挡在了寺井千佳的身前,怒喝道:“陈飞宇,身中剧毒还敢动手,你是想死的更快吗?”

在他身后,寺井千佳猛然睁大了双眼,刚刚一瞬间,她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后怕之下,白皙的额头,出现了一层冷汗。

陈飞宇缓缓站了起来,神色睥睨,道:“到了现在,你们还没反应过来吗?

你们以为,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会主动喝下毒酒送死?

到底是谁愚蠢,又到底是谁天真?”

此言一出,在场三人尽皆震惊!寺井千佳失声道;“你……你没中毒?

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幽冥散’和‘天命魔蕊’,连传奇境界强者都挡不住的剧毒,怎么可能失效?”

“因为我百毒不侵。”

陈飞宇傲然而立,睥睨天下。

一言激起千层浪,寺井千佳、高岛圣来等人彻底震惊了,陈飞宇年纪轻轻实力这么强悍也就算了,竟然还百毒不侵?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

“所以,陈先生才会提出一杯酒额外换取一个情报?

亏得我当时还以为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原来……原来却反过来被陈先生给算计了,陈先生,你这骗女人的手段,真是用的炉火纯青。”

寺井千佳嘟着嘴一脸委屈,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向陈飞宇撒娇,但实际上,她内心已经恨得牙痒痒,一次性把所有情报都透露给了陈飞宇,这次可真是输大了。

“想占小便宜的人,最后往往会吃大亏。”

陈飞宇周身剑意逐渐高涨,手捏剑诀,指端剑气吞灭不定,道:“我最后再说一遍,‘传国玉玺’交出来,不然的话,我是真会杀人的。”

寺井千佳叹了口气,“幽怨”地道:“陈先生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千佳自认为也是绝顶大美女,而且还对陈先生十分欣赏,可陈先生却总想着要辣手摧花,将千佳视若敝履,看来你们华夏女人说的一点没错,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她此刻楚楚可怜的表情,再加上幽怨的眼神,像极了被陈飞宇抛弃的小怨妇。

“你还是把你的惺惺作态收起来吧,如果你对每个男人都露出过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那只会让我觉得恶心、作呕。”

陈飞宇气势凛冽,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动手。

寺井千佳脸色一变,顿时怒气勃发。

她无论是容貌还是身世,在日国都堪称绝顶,一向是无数男人心目中的女神,不管是走到哪里,无不是风光无限,受尽各路男人的追捧,而以她高贵的家室与地位,又何曾在其他男人面前装柔示弱?

然而,这次面对强势的陈飞宇,她本能地运用女人的优势,在陈飞宇面前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想不到却被陈飞宇毫不留情地给羞辱了!这对寺井千佳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陈飞宇,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句话,足以让一个骄傲的女人记恨一辈子!”

寺井千佳俏脸一沉,气恼之下,连“陈先生”都不叫了,直接喊了陈飞宇的名字。

“记恨一辈子又如何?”

陈飞宇眉眼一挑,剑指微抬,道:“反正你不交出‘传国玉玺’,就会死在这里,所以你的威胁,对我没有丝毫意义。”

一时之间,气氛顿时紧张激烈起来。

然而,面对陈飞宇的凛冽气势,寺井千佳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反而还惋惜地叹了口气,道:“你真的是我见过的人中,最为可恨的男人,可惜没办法在这里杀你,实在是一种遗憾,我期待下次能与你在日国见面,能亲手向你报这次的羞辱之仇。”

她话音刚落,高岛圣来似乎早已经做好了准备,骤然向陈飞宇劈去一记凶猛的刀罡,同时一手抓住寺井千佳的肩膀,瞬间带着她向门口跃去。

“雕虫小技!”

陈飞宇冷笑一声,抬手射出一道剑气,将刀罡抵消,同时脚下点地,向寺井千佳追去。

突然,陈飞宇眼前人影一闪,小林志野瞬间挡在了他的身前,同时手中捏碎一枚烟雾弹,只听“砰”的一声,强烈的烟雾笼罩四周,遮挡住了陈飞宇的视线。

陈飞宇微微皱眉,突然,一柄锋利的匕首,穿透浓浓的烟雾,向他心口刺去。

这一刀无声无息,而且角度刁钻,堪称是诡异莫测。

如果小林志野这一刀,面对同等级的对手,很有可能会一击奏效,但陈飞宇的实力要比他强上很多,当即停下脚步,同时屈指一弹,“叮”的一声,中指弹在刀身上。

小林志野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手腕一痛,差点拿捏不住匕首,连忙向后跃去,隐身在烟雾中,寒声道:“陈飞宇,我是不会给你机会,让你去追千佳小姐的。”

陈飞宇道;“那你可知道,你留下来断后,就只有死路一条。”

“千佳小姐是我仰慕的女人,为了她,就算死在这里也心甘情愿。”

烟雾中,传来小林志野坚定的声音。

“那你就去死吧。”

陈飞宇眼神一凛,根据小林志野的气息分辨方位,一道凌厉剑气瞬间激射而出,将浓烈的烟雾都给逼退几分,瞬间刺穿小林志野的喉咙。

小林志野喉咙鲜血飞溅,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死时依旧睁大着双眼,似乎是完想不到,怎么就被陈飞宇一招秒杀了?

陈飞宇摇摇头,道:“舔狗还真是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