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630shu.co,最快更新遇见我无路可退最新章节!

谈到案情,廖海波兴致勃勃刚想回应蓝草的问题,可看到夜殇警告的眼神扫过来之后,他立马微笑的说,“小嫂子,我们先吃饭,吃饱了再谈这件事好吗?”

蓝草急切的看着他,“可是,我很着急……”

“女人,先吃饭!”夜殇沉沉的在她耳边说道,然后把筷子放到她手上,”海波最近都很闲,他有的时间听说案情,所以先把饭吃了再说。”

最近都很闲?

一旁的廖海波听到夜殇为了安抚蓝草而撒谎,他就有些忿忿不平。

谁说他最近都很闲了?

他不久前才帮他搞定阿肆那些复杂的官司,之后又被夜殇安排到美国紧急处理了几宗帝王集团跟其他公司的合同纠纷案件,后来又被陆飞喊回国帮处理了好几个案子,好不容易今天有点时间闲下来,打算邀请女性友人到海边浪漫一下的,谁知道忽然接到夜殇的电话,这厮说要请他吃饭,让他不管在忙什么事都要马上赴约。

听夜殇命令似的口气邀请自己吃午餐,廖海波就知道今天的午餐就算不是鸿门宴,也是一顿不太平凡的午餐。

现在听蓝草这么一说,果然……

当然了,他来赴约之前,早就收到阿肆给他的有关蓝草母亲这个案子的材料了。

啧啧,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案件而已,为什么夜殇要把这个小案子搞得这么的复杂?

湿身的一夏

难道只是因为被告人是蓝草的母亲吗?

两个男人都说要先吃饭再谈事情了,蓝草也只好这么做了。

吃饭的过程很愉快,廖海波虽然是知名的律师,但他并不像大多数律师那样的严肃,反而表现得风趣幽默,让用餐桌上时不时传出笑声来。

当然,心事重重的蓝草可没有心情笑,发出笑声的多半是廖海波和夜殇。

也不知道两人都谈了什么,竟然可以发出一阵阵的笑声来,这让蓝草很不解。

当然,她没有认真听他们的谈话也是原因之一,另外一方面,她对两个男人谈论的话题一点也不感兴趣。

因为他们谈的话题是女人,而且是追求廖海波的女人的笑料。

调侃女人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蓝草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这一刻,她对廖海波的好感一点点的往下降,当然,对参与这个话题的夜殇也很不爽。

哼,果然,男人只要在餐桌上谈到女人,就会避免不了低俗。

廖海波注意到蓝草在用餐过程中过于沉默了,于是好奇的问,“小嫂子,好像对我们聊的话题不感兴趣?”

“是的,我是女人,对们拿女人当笑料的话题很反感。”蓝草回应得很直接。

“哈哈哈。”廖海波哈哈大笑了起来,”不愧是夜殇看中的女人,够直接,够坦白,殇,我真羡慕的女人是小嫂子这样有个性的女孩子。”

“有个性?”夜殇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故作烦恼的说,”也是,她太有个性了,才会把我折腾得不像样了。”

不像样?

听到夜殇这么说自己,蓝草蹙眉,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把这个男人折腾得不像样了。

他怎么不像样了?看起来还不是人模人样的,一个披着神秘外衣的骗子而已。

“哈哈哈。”廖海波的笑声很爽朗,”殇,也知道现在很不像样啊?看看,为了个女人,很多以前不屑做的事情,一件件都做了,而且做得很认真,我都差点不敢认了。殇,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对任何事都事不关己的冷血的夜殇吗?”

“廖海波,可以闭嘴了!”夜殇沉沉的喝道。

廖海波很无辜的朝他举起了酒杯,“殇,今天可是邀请我来吃饭的,总是让我闭嘴,那我还怎么吃饭啊?”

夜殇无视廖海波的揶揄,柔声的问身边的蓝草,“吃饱了吗?”

“嗯,我吃饱了,好饱。”蓝草说着,放下了筷子。

她的确吃得很饱,因为桌上都是她喜欢吃的菜,而且听廖海波说只要等她吃饱了之后就可以聊母亲的案子,这让她吃起来很有动力,一下就吃了两碗饭。

两碗饭啊,她很久没有吃这么多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胃口突然变好了。

“很好,既然吃饱了,那我们就回家吧。”夜殇拿起餐巾替蓝草擦了下嘴唇上残留的菜汁,低低的说道。

回家?

蓝草不解的看着他,”不是说吃完饭就可以跟廖律师谈我妈妈的案子吗?”

夜殇淡淡的说,“不用和他谈,没有这个必要,他接了的案子,就必须对这个案子负责,所以他知道怎么做,不用花太多的精力在这上面,相信廖海波就好。”

“是这样吗?”蓝草看向廖海波,”廖律师,我妈的案子有信

心吗?”

“小嫂子,我可以告诉的是,母亲的这个案子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小的案子,我交给我的助手就可以处理……”

“不行,廖律师,我妈妈的案子必须亲自负责。”蓝草急切的打断道。

“我亲自负责?”廖海波蹙眉,”这不过是一个小案子,我来负责似乎大材小用!”

“廖律师,如果我妈妈被判刑坐牢,那么就必须……”蓝草急切之下,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了。

总之,看到廖海波现在这个无所谓的态度,她很生气。

还以为夜殇邀廖海波吃饭,是已经和他说好要接自己母亲的案子了,现在看来,廖海波根本就没有这个心,他都一点也不重视这个案子,那母亲岂不是要被判刑坐牢?

看到蓝草焦急上头的样子,然后再看看夜殇无所谓的样子,廖海波在心里暗暗的感叹,并且替蓝草感到不值。

他安抚道,“小嫂子,不用紧张,我的助手也很能干的,这种案子对他来说,一点也不是问题,相信我好了。”

蓝草很生气,“廖律师,就直接说好了,为什么不能接我妈妈的案子?难道预料这个案子我妈妈一定会被判刑坐牢吗?”

“小嫂子,怎么这么紧张妈妈会被判刑?难道也知道妈妈是故意推受害人下楼梯,导致受害人变成植物人的?”廖海波似笑非笑的问道。

“廖律师,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蓝草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