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站在窗口看着楼下战区的士兵都被收缴了武器,随后便在凌天战团一众人的指引下离开酒店,凌恒不由摇了摇头。

本以为方震的事情不会引起太大的矛盾,谁知道今天就出了事情。

而且,还是由天都战区副指挥官带了三千人出来围剿他,这要是说出去那可够丢脸的。

随着身后的门被打开,左丘和其他人都走了进来。

“安排好了?”凌恒没有回头,随口问了一句。

“安排好了,三千人回去以后封闭训练一个月,至于刘凯栋,暂时撤职,待留战区内查看,一年之内不得离开。”左丘点点头。

听到这,凌恒点点头。

这对刘凯栋和那三千人来说,算不上什么惩罚。

本来他的叛国罪,可是要直接处于死刑的,现在算是便宜他们了。

“战帅,我有点搞不清楚,这刘凯栋的视频是从哪来的,我刚才也问了,他只是说是从士兵中传开的,至于是谁最先传出来的,已经不得而知了。”左丘说着,同时脸上满是疑惑。

“怕是战区内已经被人给渗入了,我看还是让他们好好自查一下吧,抓到了,直接杀了,算是杀鸡儆猴。”

凌恒心里清楚的很,一般国家多少都会有一些其他国家或者势力渗透进来。

花季小芭秀气动人

不过像这种能进入到战区,而且从来都没被发现过的,倒也是少见。

“其实,这件事情也不是那么难解决。”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林怡晨开了口。

“怡晨,你有办法?”青姿有些好奇。

“战区的网路收到监管,如果真要查,完能查到,给我半天时间就行。”

面对这话,凌恒对着左丘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去安排。

左丘见状,带着林怡晨便先行离开了。

房间内就只剩下了凌恒跟青姿两人,她缓缓走到跟前,皱眉道:“要我去查?”

“去吧,如果真按照怡晨所说,很简单就能查到,我不信战区的人会不知道,就从负责网络监管的人入手,我想很快就会有结果。”

“是!”

青姿接了命令,直接朝着窗口跳了出去,身形几个闪烁,便消失在了凌恒的视野中。

抬头看着阴郁的天空,此时的凌恒总感觉心口有些压抑。

也不知道是毒素的原因,还是其他。

……

一直到了晚上,出去的三人也都还没回来。

凌恒正准备下楼吃饭,可门开之后,却正好看见一个人站在门外,而且还做出了想要敲门的动作。

二人四目相对,此刻心中都十分复杂。

“你来了。”凌恒盯着方冉,瞧着她肩膀上的黑色纱布,侧身将她让了进来。

刚开始的时候,方冉似乎还有些犹豫,几秒种后,像是下了大决心,这才缓缓走了进来。

来到沙发前坐下,凌恒也是为她倒了一杯水。

“你爷爷……”

“亲戚都来了,现在正在家里守着,我算是得空,才来了这里。”

方冉的脸色可不算好,想到之前方老太太死的时候,凌恒知道,那些奇葩亲戚肯定又是做了什么。

不过现在凌恒跟方冉的关系有些微妙,自然也不太适合去管这些了。

“我这趟过来,是想要跟你约个时间,把……把婚离了。”

听到这话,凌恒眼睛微微瞪大,虽然什么都没说,可这眼神却能说明一切。

“行,正好我也想要去找你的。”

瞧着凌恒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方冉原本以为这家伙至少还会挽留一下,没想到他竟然会答应的如此爽快。

盯着水杯,咬着嘴唇。

这一刻,她心如刀绞。

她本想要等着凌恒找自己来说离婚的事情,可她还是忍不住来了。

来的路上,她也只是想要找个借口跟他见面。

谁知道,这个在现在看似合理的借口,却成了方冉心中的痛。

“我提前通知安排一下,明天一早,民政局见吧。”凌恒的话依旧平淡。

此时的方冉,双手紧握成拳,强行调解了呼吸:“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么?”

“说什么?爱没爱过?”凌恒嗤笑一声。

他知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两人本就是各取所需的假结婚,现在两人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也就没必要继续拦着。

瞧着这混蛋,方冉真恨不得给他一耳光。

“我爷爷的死,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

她虽然相信凌恒,但视频上所看见的,却都又是真的。

更重要的是,他本人也承认视频是真的,并非作假。

“有关系。”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就承认了下来,没有丝毫想要辩驳的意思。

方冉眼睛顿时瞪大。

她哪里见过,又凶手被质问之后,竟然会立即承认的。

“你……你说什么?!”怕凌恒没听清,她又问了一次。

其实,方冉也明白,这家伙肯定是听清楚了,要不然做不出这样的回答。

可她下意识的就是想要再给他一个机会。

哪怕现在凌恒只要说一句‘不是’,她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

“我说,你爷爷的死,的确跟我有关,不过并不是我动的手!”

面对这解释,方冉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可是视频,你又怎么解释?”她继续问道。

“你爷爷而当时的情况并不算好,而且我到的时候,他已经是面目非的状态,我也说过,我只是想要救他,仅此而已。”

见他十分认真的解释着,此时的方冉虽然相信,可迫于舆论的压力,和自己心中的这一份偏执,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瞧着她沉默不语,凌恒明白,面前这个姑娘,遭受了太多打击。

“如果没事,我就先去吃饭了,明天早上九点,我们民政局门口见吧。”

可越是这样,凌恒就越不能心软。

他剩下的时间已经只有二十天左右了,跟方冉断绝关系,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长动不如短痛,这道理他明白。

慢慢走到门口,做出了送客的手势。

眼看方冉似乎还没有想要起身的样子,凌恒看了看手表:“那我先走了,别忘记关门。”

听着这话,方冉沉默不语。

直到凌恒走出门口,快要到电梯门口的时候,才听见身后房间内传来了她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凌恒……你混蛋!!!”

简单五个字,饱含着她对这个男人复杂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