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嘻嘻,现在还能想起老子来,看来,们古皇族也不全部都是白痴啊。”吴道君戏谑地看着卜算子说道。

“放肆。”

“混蛋。”

前一声是天王苍宇喊的。

后一句是卜算子怒啸的。

他们宁愿战死,都不愿意听到别人侮辱古皇族。

古皇族是他们镌刻在骨子里的信仰。

“觉得做的很隐蔽吗?难道不知道,玩弄智谋这一块,我们人族才是老祖宗。们那智商确实不合适。其实的一切都落在了我们的监视之中。的每一步计划,都被我们看的分毫不差。”

吴道君嘴上这样说着,可是,他的内心同样掀起了惊涛骇浪。

道盟,傲风神国,所发生的事情,每一条都被莫小川给说中了。好像是莫小川参与了他们的计划似的。

说,莫小川到底该多妖孽啊。

按照道理来讲,修为了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已经可以看透一点大道运转。所以,在看普通人的天机时,上到祖宗十八代,下到绵延十八世,他们都能够看着清楚明白。

蕾丝的心情打扮

可是,这些如果用在同为修者的敌人身上,那就不适用了,毕竟,人家同样可以洞悉大道之机,这些人都是被大道之机给屏蔽在外的。所以,修者很难推算修者的事情。

除非修炼的是特殊功法,或者是修为高出对方太多倍。

而莫小川论实际修为,却远远低于他们,可见莫小川身居恐怖的推算之法,洐化之道。

现在,吴道君有些庆幸,自己和莫小川成了兄弟,而不是敌人。否则,自己真的连自杀的心都有。

“知道,我们为什么没有动吗?因为,一只小老鼠,再怎么样,破坏力总归有限,所以,我们盟主大人,就是牟足了劲钓个大鱼呢?没想到,天王谷只是来了个副谷主,档次有点低啊。”

“但是,布置都布置了,蚁子再小,他也是肉不是,所以,我们也只能收网了。不过,卜算子,配合的也好啊。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

吴道君说着,冲吴道君竖起了大拇指。

“噗——”

卜算子气怒攻心,一口淤血吐了出来:“吴道君,血口喷人。”

“哎,姓卜的。这就有点骂人了啊,谁血口喷人了,人自己吧,都喷了好几口了。我都没说什么?有个屁的意见啊。”吴道君戏谑地说道。

“吴道君,,——”卜算子指着吴道君,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的了,看在为道盟还做了些事情的份上,让们多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多看两眼这万丈红尘的风景,也算仁尽义至了。开始吧。杀。”

吴道君猛然下达了命令。

“嗷——”

“呱——”

“吼吼——”

近万只蛮兽,带着各种各样的咆哮,朝着天王谷众人攻去。

“卜算子,这个叛徒,个混蛋,这是要将天王谷向绝路上逼啊。”

“卜算了,我们就算是死都不会放过。个畜牲,人族到底给了什么好处。竟让反过来对付自己的母族。”

“传消息回去,让天王谷将卜家端了。”

天王谷一众弟子纷纷对着卜算子喝骂道,同进,各自祭出法宝,准备血战。

“噗——”

“噗——”

“噗——”

天王谷弟子每骂一句,卜算子便一口鲜血喷出来。

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卜算子一共吐了几百次血。

这样吐下去,就算卜算子是血袋他也受不了啊。

最后一口血吐出,卜算子整个已经瘦的不像个人形了。眼神也黯淡下来,身上的生机极急散去,死气越发的浓郁。

之前还得意忘形,意气风发的卜算子,竟然连战斗都没有参加,便被活活气死了。不得不说,卜算子在这场事件中,只沦为了一个笑柄,一个悲剧的主人公。

“大家边战斗边退,等退到结界边缘的时候,我们集中所有力量,将防护结界打碎,先离开道盟再说。”

天王苍宇大声喊道。

“哈哈,天王谷的小崽子们胆子都吓碎了,正是我们建功立业的时候,杀啊。”万俟强,澹台裕两人带头跃出,杀向天王谷弟子。

“杀。”

憋了一肚子气的道盟众人,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气势如虹地朝着天王谷弟子压了过去。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愿意臣服人族。”

“我的腿,我的腿啊。”

“我愿意做为他们的奴隶,做猪狗也可以。”

天王苍宇,和一众天王谷长老依然在浴血奋战。可是,那些天王谷弟子可受不了了。纷纷大声求饶,甚至有些人直接跪下来,疯狂地磕起头来。

“起来,们都起来,们这些混蛋,们是古皇一族的耻辱。”

天王苍宇,白长老,刘长老等人,看到天王谷那些古皇弟子的表现,顿时怒不可遏。那些之前随卜算子背叛的道盟弟子,早就龟缩在一个角落,瑟瑟抖抖地不屎尿齐流。

大势已去了。

天王苍宇,白长老,刘长老满腹的悲凉。

兴致勃勃而来,结局却落得个身亡的下场。如今看着一个个古皇族弟子乞命苟活,他们更是怒火中烧。

“我们是耻辱,我们耻辱怎么了?我们想活着。我们如果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不能轮回,不能重生,不能夺舍。们呢们还有着重生的特权呢?”

“是啊,要不我们换换,我们替们重生,们代替我们死,我们也可以义无反顾。”

“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不是们枉图掌控整个睟天域,我们至于落得这个地步吗?们才是混蛋,真正的混蛋。”

一众身处绝望中的天王谷弟子,那还顾得上什么古皇族的等阶森严,先自己骂爽了再说。

“们,们……”

天王苍宇嘴唇哆嗦,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人家说的是实情。

“杀。”

最后,所有的憋屈,只化作一个简单的杀字。

“杀。”

既然结局已经定型,但也要打出古皇族天王谷的风格,绝对不能遗笑万世。

而且,就像是其他天王谷弟子说的一样,他们死后,还可以有一次重生的机会。所以,他们无所畏惧。

这时,主持阵法的几名长老也赶了过来,看到现场一幕,也吓了一大跳。他们还以为天王谷有奴兽师驱使蛮兽来进犯道盟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道盟真的就岌岌可危了。

当他们看清蛮兽攻击的对象后,顿时,信心大涨,各自大喝一声,杀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