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在白小青等人的帮助下,巨人雷波轻松潜入副手祭司房间。

很可惜,那个满身戾气的猴子不在。

这没什么,雀山鹰在门外就感知到目标距离此地几十里远,根据巨人族距离估算,应该正在饭堂包厢用膳。

雷波进入房间用力跺脚,地板裂开露出下面的高等合金,这玩意可是硬通货,绝对值钱。

接着他拍开书柜暗格,取出里面存放的债券。

数了数真心有一种变成有钱人的感觉,这么一大笔足够血煞猎杀团忙上几个深渊年了,而且还不一定能达到这个数。

取走财物之后,白小青没有放过桌面上的灯台。

他放出锐利剑气斩断粗大蜡烛,挥舞云烟提取出一滴滴金液。大家将其带在身边,可以有效补充心神损失,还能克制一些毒虫毒素,可谓万金油。

与此同时,雷波取出一块磨刀石去磨穿衣镜,他边磨边展开半个巴掌大叶片小心接着。

份量足够之后,雷波点了点头,按照已经研究好的攻略去礼赞神殿找磨砂兄弟。

这对兄弟心黑手更黑,只认钱,其他东西一律靠边站。

根据第一次轮回掌握的资料,磨砂兄弟表面上是偏殿的三等信徒,实际上他们是神殿雇佣的打手兼杀手,专门接黑活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

红衣清纯古装美女

雷波已经杀了他们两次,白小青降临之前那次,他拼尽所有力量干掉了他们,却也因此被抓。

很快,雷波身披信徒长袍来到礼赞神殿。

大家隔着几排椅子观察,白小青传音道:“他们身上的猩红气息减弱了,大概弱了两成半。”

雷波小声说:“与第一次杀他们相比少了五成还多,本来他们身上的暴戾气息要比普通信徒多许多,现在他们只比普通信徒身上的戾气高出一线,杀他们似乎变得不划算了。”

“嗯,预料之中,只不过两轮下来就弱到这种程度,有些出乎意料。”白小灼传音道:“立刻行动,让他们进入指定地点投毒。”

这毒就是穿衣镜粉末,经过白小灼仔细鉴定,发现里面掺杂着一种称之为天墟幻金的金属。

此金属因为拥有空间属性,所以异常珍贵,无论在人族领地还是金弥尊,那都是非常值钱的高等资源,差半个评定等级就能进入极品行列。

以白小青的修为,只要将五行剑碑录的锐金剑气灌注进去,投毒成功就能戳穿那些巨人或者虫族的身体,让他们失去大半战力。

然而神殿中很多重地是进不去的,需要有人帮一把,选来选去最终决定让这对兄弟试试。

计划很粗糙,核心思维就在用钱硬怼上。当然,技术含量还是很高的,天墟幻金能够将锐金剑气放大数百倍,从内部破坏巨人的心肝脾肺肾足矣!

当然,成功概率并不高,大家只是在宰杀副手祭司之前做一次尝试罢了。

“大磨砂,小磨砂!”雷波靠近目标,声音低沉叫道。

“你是谁?”磨砂兄弟的老大斜了一眼,旁边五六尊巨人打手打起精神,看得出这对兄弟坏事做尽,哪怕在神殿都十分小心。

“生意上门。”雷波直接扔了块高等合金过来,这就相当于见面送出一根大黄鱼,一斤那种。

“嘿嘿,我们不做生面孔的生意。”小磨砂握住高等合金,压根没有归还的意思。

“不要把话说得太满。”

雷波抬手将九根“金条”拍在椅子上,冷笑:“这些只是定金,我就在这里等待,帮我把这包东西放到主殿第三室饮水罐之中,不要和我说你们对大祭司有多么忠诚,我不是冲着大祭司去的。第三室饮水罐通向哪里你们比我清楚,我们要动一动炉石猎杀团两大高手。”

白小青等人隐藏在雷波的衣领中暗叫:“雷哥演技一流,您就适合干这个。”

雷波心里慌得一批,不过他善于豁出去,把自己带入角色后渐入佳境。

“炉石?”大磨砂兄弟皱眉道:“我可不知道炉石的人要来。”

雷波信誓旦旦的说:“你放心,我们已经买通神殿高层,很快就会有召集令传递出去,你们若是不信,我可以坐在这里等你们搞清楚消息再走。当然,这些高等金属只是定金,等你们完成任务,酬金以十倍计算。”

小磨砂兄弟兴奋不已,大磨砂兄弟却没有昏了头,质问道:“鬼扯,你既然能买通高层,放这包东西还不轻而易举?”

雷波老神在在说道:“你们不就是干脏活的吗?大人物什么时候会沾这个?如果你们能帮我获得进入总殿权限,我自己去做也一样,而且酬金照给不误。”

“嘶……”大磨砂兄弟倒吸一口冷气,他现在有些相信了,对方背后确实站着大人物,因为那些坐在高位上的混蛋就是这副德行,宁肯扔几块骨头出来也不愿意弄脏手。

“等着……”大磨砂叫来手下低语几句,作为地头蛇,他们自有办法辨识消息真假。

雷波安然稳坐,事实上没有让他等多久,手下便跑回来禀告。

沈骊娘早就勘察过因果线,尽管总殿暗藏大量虫族天珠作为屏蔽手段,然而人才是因果之本。

炉石猎杀团两位高手只是引子,他们与另外几大猎杀团高手会与大祭司秘密会晤,这场会议开了一段时间,中间只要喝上几口水,那就是机会。

“行,真有这份令箭,要不是我们兄弟耳目众多,恐怕还不知道上面有大动作。”大磨砂兄弟猛然拍向椅背说:“你们显然要搞大事情,我们兄弟要是跳进去,大祭司恐怕……”

不等他把话说完,雷波很不耐烦的冷笑:“从我与你们见面开始,你们就已经踏进来了。既然选择混黑道,那就老老实实在这条路上走。酬金提三倍,立刻下药,否则咱们一拍两散。”

“提三倍?”小磨砂兄弟不管大哥有何想法,一口答应下来:“好,这笔买卖爷们接了。”

“该死!”大磨砂兄弟气得够呛,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可是他这么做会让对方看笑话,所以只能压抑道:“提五倍,你不用糊弄我们,这件事风险很大,做了之后我们立刻离开,没有之前那个价码的五倍酬金,我们不做。”

“五倍?”雷波听从白小灼建议装作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