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 .】,精彩免费!

“我不知道,这是老爷子吩咐的。”金斗如实道。

“这样啊……”金坤看了眼那对老夫妇所在的屋子,问,“我父亲和那对老夫妇相处得怎样?”

“挺好的。他们是多年未见的朋友,再见面,都很激动呢。”金斗尽量把事情往好方面说,免得引起金坤的怀疑。

因为老爷子吩咐了,他的事不需要金坤知道太多。

然而越是这样,金坤就越想知道更多。

“阿斗,马上去拿布鞋过来给我,然后由我交给父亲。”金坤沉声命令。

看着金坤的黑脸,金斗哪能怠慢?

他飞跑回老爷子的房间,打开那个藏有布鞋的柜子。

然而,那里却是空空如也。

“布鞋呢?怎么不见了?”金斗心一凉。

明明布鞋就在这个柜子里,可现在却不见了,这代表什么?

居家清纯美女扮女仆

小偷吗?

不可能,先不说小偷是否能进入守卫森严的沈家,更不用说,屋子里随便一样东西,都比柜子里的布鞋珍贵。

小偷会舍弃那些贵重的东西,来偷这双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鞋子吗?

一定是有什么人知道了鞋子对金老爷子来说代表着什么,所以就把鞋子偷走了。

到底是谁呢?

金斗紧张不已,立即召集金老爷院子里所有人,打算从中查出是偷头了布鞋。”

金坤赶来金老爷的院子,看到这阵仗,不悦的问,“金斗,这是做什么?”

闻言,金斗赶紧跑到他跟前汇报,“大少爷,布鞋不见了。”

“不见了?”金坤蹙眉,“谁会对一双土气的布鞋产生偷念?”

“我也不知道,所以才召集所有人排查一遍。”

“哼,简直是多此一举。”金坤冷笑,“把人都撤了吧。’

“大少爷,您是不清楚这双布鞋对老爷子的意义吧,若是查不出凶手是谁,老爷子一定会被气坏身体的。”

“那好,查的,我去见父亲。”金坤扭头就走。

“大少爷,您稍等。”金斗追了过去,“大少爷,您不可以过去,老爷子吩咐了,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准过去打扰他们。”

然而金坤没有理会他,而是大步往前走。

“唉……”金斗感叹了一声,吩咐其中一个他信得过的年轻男子,“小郭,负责在这里继续调查,我去去就来。”

“好的。”小郭的年轻人点头。、

于是,为了一双鞋,众人对整座院子进行大排查。

“今天是老爷的八十大寿,大家都忙着呢,怎么会为了一双布鞋而把我们都召集过来呢?外面那么多客人,我们都不理会了吗?”

“就是,真不知道斗叔是怎么想的。那双布鞋真那么重要吗?”

“就是呢,不就一双布鞋吗?我也会做布鞋,而且做得很快,只要有材料,我一个小时就可以做两双。”其中一个小女佣自信的说道。

“真的吗?”

“那是当然,不信们现在就给我材料,我立马做给们看。”

几个小女佣窃窃私语的议论着。

“是吗?”一记轻笑声突然响起。

“是谁?”几个小女佣四周围看,只见大家在小郭的一声令下,都在老爷子的屋子里寻找布鞋了。

“该不会是我们听错了吧?这个房间就我们三个,哪有其他人?”

“是哦。我这边也没有看到有人,刚才那笑声是个男的,可这里没有男人啊。”

“会不会是隔壁房间的同事的笑声。”那会做布鞋的女佣说道。

“有可能,我们不理他就是了。”

“好,们快看,这里有吃的,我们干脆坐下来休息一下,今天为了寿宴,我们可都是累得不行了呢。”

“也好,反正布鞋是找不到的了,还是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大不了,找不到布鞋,我就建议斗叔,让我做一双新的,跟丢失的那双一模一样的给老爷子就是了。”

会做布鞋的小女佣的提议得到了其他两个的认可。

于是乎,三个女佣就坐在桌子前,享用起上头的点心来了。

“啧啧,金家有们这样的佣人,难怪会这么热闹了。”又是一道揶揄声响起。

“谁?”三个女佣顿时紧张的站了起来。

“告诉金老爷子,布鞋我拿了,想要回鞋子,让金坤带着金一鸣到露水码头边的寒山寺找我。”

“,是谁?”三个女佣紧张而好奇的四处在屋子里寻找。

“喂,那个会做布鞋的,听着,连夜给我做四双一模一样的布鞋,明天我来拿。……那男子的声

音,渐行渐远,最后消失不见……

女佣们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情况?

她们不会是幻听吧?

到底是什么人闯入了这里?要知道,金老爷子的院子可是戒备森严的,一般人是没有办法靠近的。

这说话的人又是谁呢?

“喂,们这屋找得怎样?见到布鞋了吗?”小郭推门进来。

三个女佣相互看了一眼,最后,那个说自己会做布鞋的女佣被众人推出来应对小郭。

“小郭,我们没有找到布鞋,但是在这屋里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说布鞋在他那里。还说想要回布鞋,就要按照他说的去做。”

“什么意思?”小郭糊涂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就是听到那个人这么说的。”

“好吧,等斗叔回来,们把们听到的一五一十说出来,知道吗?”

“知道了。”

前方,金坤和金斗一前一后走向金老爷子所在的屋子。

走到半路,遇见了一个醉醺醺的年轻男子挡路。

“父亲,这是要去哪呢?”男子张开双臂抱住了金坤。

金坤蹙眉,“小子又喝酒了,去哪喝的酒?”

“我在爷爷的寿宴上喝的酒啊,忘记了吗?我可给敬过酒……呃,嗝……”

男子打了个酒嗝,然后把满嘴酒气的嘴巴凑到金坤面前。

金坤蹙了眉头,用力推开男子,但无果。

他恼了,怒斥,“金一鸣!马上放开我!”

“嘿嘿,父亲,干嘛这么生气呢?我可是亲生的儿子呢,不仅是儿子,还是爷爷指定的金氏家族的接班人呢,您一定要对我好点,知道不?”

“这小子,真是喝醉了,满嘴胡言乱语,来人,把他给我弄开!”金坤怒气冲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