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co,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

“这是——”秋元方正在惊疑不定。

又有两股同样的能量,冲天而起,搅动漫天风云。

“这是——”秋元方看向莫小川。

莫小川看着能量暴发的方向,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大概十个呼吸时间,三道人影便出现会客厅,也不管有没有人,直接对莫小川纳头便拜。

“霜华(霜玉,霜剑)没有辜负公子期望。”

钟霜华兄弟三人跪伏在莫小川面前,表达了他们对莫小川最大的虔诚。

“大,大,大罗金仙。”秋元方彻底被惊呆了。

钟家三位老祖,如今都已经突破到了大罗金仙境。貌似,一个月前,三人与莫小川大战时,还是半步大罗修为吧。三个人被莫小川撵的狼狈逃蹿。

这才一个多月时间,便齐齐突破大罗金仙境了。

半步大罗,看似比大罗只多了半步两字,但是,两者的威能,绝对是九天与十地的差距。

简单的哈喽kt

那怕在半步大罗修炼十万看,积攒浓厚到极致,也绝对不会是一个刚刚突破大罗金仙境修者的对手。这是质的改变,能量与生命层次的改变。

钟家三位老祖突破到大罗金仙,可是,他们对莫小川敬畏更甚。这点,无论是从表情,还是从态度上看去,完不似作伪。

或许,钟家三位老祖突破,与莫小川有着莫大的关系。

秋元方眼神闪烁不已。

“呵呵……起来吧,这都是们近万年的积累之功,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下推手而已。”莫小川上前将钟霜华兄弟三人一一扶起。

果然。

秋元方眼光大亮。不由偷偷看向秋珍。

如果秋珍能和莫小川走到一起,那对他们秋家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机缘啊。回去,一定要和秋珍这丫头说说,放下女人的矜持,一定要将莫小川抓在手里。

“小侄元方,恭喜三位老祖突破大罗之境。”秋元方上前,套起了近乎。

秋家和钟家并时交往并不多,但是,钟霜华兄弟三人却是和秋家老祖是同一时代的人物,所以,秋元方老祖的称呼了,也不能算是有错。

“哦,元方也在,不用客气。我们兄弟突破,是公子之功。否则,以我们的资质,这一辈子或许都无法突破了。”钟霜华挥手扶起秋元方,客气地说道。

“莫公子果然手段莫测,而三位老祖之机缘,也让我等羡慕不已啊。”秋元方发自内心的感慨道。

“呵呵。”钟霜华三人只是轻轻笑了笑。

“公子,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兄弟去做?”钟霜华看了看秋元方,又看了看莫小川问道。

莫小川想了想,点头说道:“也好,们到了这一层次,有些事情,也应该去见识一下了,省得到时候被打个措手不及。”

“好的公子。”钟霜华三人点头应道。

“秋家主,我们还需要到秋府走一趟。”莫小川对秋元方说道。

“多谢莫公子,求之不得。”秋元方正不知该如何开口请莫小川去秋府,如今莫小川自己提出来了,他自然心神振奋了。

或许,莫小川答应去秋府,一切都是看在秋珍的面子上吧。

秋元方想到这里,不禁再次看向秋珍。

秋珍被秋元方看的莫名其妙。

秋家,在同化镇东边,与钟家遥遥相对。

此时,秋家门前正围着一群人,个个都群情激愤。

同化镇镇守,率领镇守府的人正与秋家人对峙。

“史洪光,什么意思?难道就准备一直这样围堵住我们秋家府门吗?”秋傲冷冷地看着史洪光,那眼神好像要将史洪光吃掉似的。

“呵呵,以为我稀罕围堵们秋家,秋傲,现在,我只需要跟我走一趟。如果跟我走,秋家的围困自然就结束了。”史洪光冷声笑道。

“我跟走,凭什么?难道就是因为那些贱民的命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不得不说,这个镇守做的是不是太闲了。有那工夫还不如仔细琢磨琢磨怎样向上爬呢?想让本少爷跟走,可以啊。来抓本少爷啊。”

秋傲挑衅似的看着史洪光。

“真以为我不敢抓。秋家诸位,们可知道,们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行为,们这是要挑衅傲风神国的威严。如果们明智的话,将秋傲交给我。本镇守可保秋家无恙,否则,秋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史洪光冷声说道。

“史洪光,也不要拿傲风神国来压我们秋家。傲风神国国主日理万机,那有时间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少拿鸡毛当令箭,赶紧回家洗洗睡吧。要相信,在这同化镇,没有我们秋家点头,这镇守恐怕不好做吧。”秋傲有恃无恐地说道。

“史镇守,对不起,在我们家主没有回来之前,我们不能将傲公子交给带走。如果可以,我希望史镇守等我们家主再做商议。”秋家大长老秋寒山正色说道。

“呵呵,确定秋元方不在府中。”史洪光冷声笑道。

他认为这不过是秋家人的托辞罢了。

“千真万确,老夫敢以颈上人头担保。”秋寒山斩钉截铁地说道。

“大长老,跟他啰嗦什么?直接赶出去不就好了,我就不相信,一个小小的镇守府,还敢对我们秋家对手不成。其实,本公子正等着他们动手呢?刚好给我个灭了镇守府的借口。”

秋傲耐烦地说道。

“住嘴。”

秋寒山回身冷冷地看着秋傲,厉声喝道。

“放肆。”

镇守府一众强者也对秋傲横眉冷对。

秋傲张了张嘴,最终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脸色有些阴沉。

“好,既然如此,我便在这里等秋元方,希望秋元方能给我一个交待,否则,我只能请奏江雪城。请城主来裁决。”史洪光淡淡地说道。

秋寒山眉心一跳,如果真的闹到江雪城,他们秋家可真的就要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想到这里,秋寒山不禁回头冷冷地看了眼秋傲。他弄不明白,秋傲到底受了什么刺激,短短几天时间,便由之前那个谦谦公子,变的如此邪恶与冷漠起来。

“咦,这是怎么回事,都围在我秋家府门干什么?”远远的,秋元方便看到秋府门口被堵的水泄不通,不由的心中一颤,急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