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 在血幽紫忙碌的在蓝星大陆上到处跑着,把笛家人和他们的必需品收进乾坤袋的时候;另一边,莫崎也没闲着;

那些原本笛在打包的,所谓的战略物资她其实是看不上的;只是在考虑到收拾了蓝星后万一真出问题,这些在凡人界也是稀有行列的资源没了啥的···其实也是她自个儿迟疑了一下,笛实在肉疼舍不得而顺杆爬,眼巴巴的磨着她收了那些东西。

当然,对于笛的死缠烂打请她一定要带走那些资源,原本她是觉得麻烦的,只是在笛指路,把她直接带到某个位于海洋中的坐标,然后带着她深入海底,并且进入那被她神识略过了,夹杂在某个海底矿区中的稀有资源的时候,她的不高兴也跑光了,只剩下兴致勃勃的划拉;

“··主人,您这不悠着点啊··我感觉这好像快塌了说···”窝在莫崎身后,被一层血色光罩裹住的笛心惊肉跳的抬头看了上端像是被胡乱啃了一圈的海底的地底,而后又看向身前正麻利剥取那些夹杂的矿物中,像是生了白斑一般的奇怪石头的莫崎,磕磕巴巴的说道;

“你要实在无聊自己也挖去,”然而莫崎却是头也不回,只随手丢过来一柄突兀出现,半臂长的透明血色小锄头说道;

“x﹏x···您这··”笛手忙脚乱的接过那把根本没有重量的小锄头,下意识的挥舞一下。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莫崎这是把他当小孩儿呢;

只是,虽然他不太明白莫崎为什么摆着这海底矿区的珍稀矿石不屑一顾,却对那种似乎只是长得奇怪些。笛家人也曾弄走检测过,却没什么价值的白斑石头这般看重,还亲自去挖;

然而至少他明白,现在莫崎是因为那白斑石头心情不错,还赏他个玩具;但若他真还不知趣的叨逼叨的,估计莫崎又该削他了〒▽〒···

唔,莫崎削人这事儿还是不久之前发生的呢;当时他正一边心疼着那些不能带走的资源。一边心不在焉的收拾的‘必需品’,而神女弟弟,哦。也就是血幽紫,他收人收半截发现这都到笛家祖地附近了,于是就顺便溜腿儿过来瞅了瞅;

本来这也没什么,奈何笛没长心。莫崎那时说的‘必需品’多少都可以带走。于是脑子还留在那些稀有物资上的笛脑袋就短路了;

原本他自己是还没有私人的血食的,而且因为前不久莫崎才帮他塑体修复,他对能量的需求也暂时没有,对于血食也就没太在意;但是,在莫崎表示以后都不会回蓝星了,而且还让他们员打包食物之类的必需品,一副要远行,并且貌似再接触不到外边儿。要自给自足的架势,让他在整理的时候也猛然想起了血食这回事儿;

只是他自己是没有的。而那些属于笛家人私人的,早就不知被食用过多少次了,对于他,或者说对于血魔血煞这种特别的凡人,血食这东西,除非是像s级甚至s+的共用还好点,至于a以下的,别说品质,单是共用了会交叉污染的血源,除非是像当初那笛凝父子那种极接近的直系血亲,不然再弱的笛家人,都宁愿独自拥有一个b-的血食,也不愿去共享一个a+的。

青花瓷女郎街边出游极致优雅

那么,笛这个笛家的老祖宗,对于那些已经被‘开口’过的自然是看不上眼了,但是他也需要啊,最近是没啥需要的感觉,但这事儿谁说得准?万一以后需要了,然而那时又真想想象的那样自给自足的,他这是拉下脸去分食自个儿子孙后辈的血食,还是‘饿’着呀?

于是,在想到这些后,又想起蓝星上是有着血食的储存地儿的,而后因为莫崎的强制命令让他心疼那些物资,于是脑子就有点拧了··

那些原本‘储存’在笛家祖地,还没有‘开封’过,好好养着还有点思想的少女们,在笛脑子抽了的情况下,竟是一窝拉了出来,拖进了那些收拾好的必需品旁边。

然后,原本还聊两句的莫崎和血幽紫看着那一波阳光都没给见,白的像鬼一样,足有两百多名的少女被笛弄出来,划拉到‘必需品’中后,果断的愣了;

特喵的,这小王八蛋是打算一天吃多少顿啊?!要知道,血食的品质在‘开封’之前,年龄也是个重点,一旦超过三十岁,那档次就是哗哗的掉啊~!

这一波像鬼一样的少女,乍一眼看上去竟是连二十岁以下的都没几个,几乎是二十二三到二十四五的,不说她们现在的品质,单是再过了几年,她们中大部分都要被‘淘汰’了吧~!

笛脑子是进水了吗?就算是一天三顿的吃,一个才‘开封’的也够吃上一年半载的,要是爱惜一些,让血食也保养修养,不说年龄,细水长流也足够食用七八年的~!

特喵的··这两百多个··(〃>皿<)他是打算吃一个扔一个顺便再暖床几个吗?!(〃>皿<)要是长的顺眼,像是流墨墨的软妹军团那种也就罢了,但是介种比血魔还白,披头散发还穿着一身白衣,游魂一样的···(╯‵□′)╯︵┻━┻卧槽~!这不是收‘口粮’,是收女鬼吧~!

当然,这种让人想洗眼睛

的事儿其实对于莫崎也真是细节,虽然非常戳眼,但是也达不到生气的程度;但是,笛也是个倒霉蛋;

原本莫崎看见也只是黑了脸不爽的让笛赶快把这堆‘女鬼’弄一边儿去,若是想让她带上,至少也拾缀拾缀,至少别一副让人看见就碍眼的模样;

但是,笛那时候本来就记挂着那些稀有物资,而莫崎也没有直接把他提溜过来。只是不爽的远远说了一声;

然后,杯具就发生了;

神不思蜀的笛竟是没反应过来莫崎远远喊那一声是叫他把那些‘女鬼’弄走,并且还是在她喊了一嗓子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然而也听进去,只是茫然的一溜小跑奔了过去,一脸‘宝宝没听见,你再说一遍’的蠢萌表情;

然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血幽紫果然的爆笑起来,虽然他其实没那胆子直接嘲笑莫崎,但是。本就不爽的莫崎,在笛竟然蠢萌的过来表示‘自己刚才没听见您说啥’,而且血幽紫那火上浇油的指着笛嘲笑。笛还愈发茫然的表情;让莫崎果断的怒了~!

然后,笛亲身体验了一顿拳拳到肉,疼的痛哭流涕却根本不留一点儿伤痕的胖揍╮(╯▽╰)╭~~~

事以,在看完热闹的血幽紫心满意足的溜达着去接着收人的时候。撒了火的莫崎对哭的都没力气的笛也不气了。只再次吩咐了一遍;

倒霉孩子的走神也终于归位了,再不敢乱跑神儿了,只抽着鼻子去安排那些‘女鬼’了;

不过,笛毕竟也是莫崎自己的制造物,虽然不是第一个,但却是自己主动的唯一一个,在她的气消了冷静下来后,也明白了笛之前那是怎么回事儿。对于笛那明显是倒霉催的一顿揍倒也没什么惭愧的,只是想着她翻看到的。虽然还是挺不屑一顾的,但是若笛始终记挂着那茬心不在焉的,那估摸还得出点儿什么乱子;

于是,在笛终于恢复点正常,不抽噎,只是依旧行走的颇为艰难的带着一波重新拾缀了一遍,虽然还是不咋好看,但起码已经脱离‘女鬼’,‘进化’成一波五颜六色的‘木头女娃娃’看上去比之前是顺眼些了;她也就没有再挑刺儿,麻溜的把她们和那些亚空间金属箱子塞进了乾坤袋中。

在笛见状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又看着莫崎竟是一挥手把他之前收拾了一半,却被打断的那些稀有资源收进了手里的兽皮袋子里,顿时愣了;

而莫崎见他这般也不由好笑,对于他差不多是白挨了一顿揍的宽容,她也顺口解释了一句‘既然你说这些稀有,外边儿都少见,那就顺便收拾了,反正不占多少时间’后,笛顿时‘开窍’了;

然后莫崎就有了‘被可怜‘小狗’一直用眼巴巴水汪汪的大眼睛黏糊着死缠烂打想继续‘揽食儿’’的新体验;

再然后,实在被磨不过,也对‘刚揍完没多久再没啥大事儿再揍一顿’表示没啥意思,莫崎还是答应了下来;而后,就有着她被笛带着捯饬各个仓库,完了又捯饬那些大陆上稀有矿区,最后直接奔着海洋中已经勘测出的矿区而去;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倒霉催的被白揍了一顿,坏运气揍干净的缘故;本来被他领路把大陆和各处仓库捯饬的到处的‘天坑’,早就不耐烦的莫崎,在他表示海洋还有好些个矿区后,莫崎的不耐烦也濒临爆发;

若非他带着莫崎到的海洋中的第一个矿点儿的时候,让莫崎有的惊奇发现;恐怕在到这个矿点儿的时候,就是他的第二波挨揍曲了;

事以,虽然笛并不知道他险些又挨揍了,但是在莫崎心情不错的挖矿的时候,他也长了点心,在感觉有点不对的时候就立即闭上了嘴。

只是,虽然他知道那层看得到摸不着,裹着他的血色光膜很牢固,但是这种摸不到,海水的冰冷流动还能感觉到的情况,还是让他的心一直悬着;在接过莫崎用血妖姬之力凝聚的小锄头后,依旧紧紧跟着她往前游去。

叮——

然而,双手紧紧抓着小锄头,亦步亦趋,就差没黏到莫崎背上的笛,在这安静的只有细微却嘈杂的水流声的海底的地下深处的笛,在前面的莫崎前行的动作突然一顿,并且似乎敲到了什么,在海里都能发出悦耳的叮的清脆声响,却是让他瞬间毛都炸了;

“!!——你搞什么?!”被声音惊的炸毛的笛下意识的往前一窜,果然的就撞上了原本停下身形的莫崎的后背,让被流光溢彩的银色光斑晃花了脸,面上满是惊喜的莫崎直接拧眉,不悦的回头甩了俩眼刀子;

“··啊~!您,您,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是,那个··”而原本被惊了一下的笛,在撞到莫崎的后背的时候,即使是被两层血色光膜隔开,也让他瞬间没了被惊吓的心思,只有磕磕绊绊急的话都解释不清楚的惶然。

“(╰_╯)#··真是~!冒冒失失的~!都说了自己挖矿玩儿去,别总跟个尾巴似的跟着我,离我远点~!再有一次我就削你~!”而不知是那不停在她侧脸上晃动的银色光斑,对于笛的冒失莫崎

只是板起脸说道,却没有真的生气什么的;

而见莫崎这般,笛缩了缩脖子,暗自庆幸莫崎没生气的同时,也立即麻溜的退后了一些,没敢再紧紧跟着了;

开玩笑,一次还可以说是不小心,万一再有一次,别说什么事不过三,妥妥的就得再挨顿揍~!

而见笛这次终于不紧跟着她了,莫崎也无奈的摇摇头;

其实她挺中意之前笛的性格的,对她恭敬而不敢靠近;但是,貌似在自己看在他是自己的制造物上,而不把他与那些信徒一般对待,那家伙的态度就变了;貌似胆子小了,而且,特喵的比若相离还烦~!

话唠还有休息的时候,这狗皮膏药揭开了还就黏上了,都快真成狗腿了,还特喵是那种特擅长死缠烂打的狗腿~!╮(╯﹏╰)╭

而在莫崎腹诽着笛的变化和那坑爹的被她自己揭开的,真实的‘死缠烂打胆小狗腿子’的隐形属性的时候;在她身后四五米,笛却是有了惊喜的发现。

之前莫崎丢给他的血色小锄头只有半截胳膊长,那锄头的头更是只有半个巴掌大,细细小小的,一眼看去完就是一小孩儿玩具;尤其是颠了颠根本就没有重量。

而莫崎说了两次让他自己去挖矿,并且还给了他这个玩具一样的锄头,在他差点闯祸之后,在不得不退后了一些,看向那坑坑洼洼还浑浊海水中被血色光膜照亮,泛着奇怪红光,杂质颇多的淡青色矿石后;他也顾不上担心那有的没的,只有想把它们弄下来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