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钓鱼,钓什么鱼?

众人都疑惑地看向莫小川。

“们想想,从我们开始谋划拿下天雷山,到现在,我们用了多长时间,花费了多少精力?”莫小川问道。

“差水多十个月左右吧。”林子业想了想说道。

“准确地说,应该是十个月单九天。”姚如兵日子记的很清楚。

“可以说是殚精竭虑了。”丰天源说道。

“为什么,因为我们是主攻,而他们是守。攻城和守城之间的差距们也应该看到了。如果不是我们奴役了天雷山大多数人,我们的进度不可能这么快。”

莫小川说道。

众人点点头。

“如今,天雷山被困,他们一定会向其他势力求援,而根据古皇族的尿性,其他势力肯定会派人前来。到时候,攻守双方便做了互换。我们来守,他们来攻,到时候,怎么战,就是我们说了算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便是尽可能的消耗他们的力量。这样,一直消耗到,他们的大本营都空虚起来。到时候,我们再去收拾残局,便事半功倍了。”

莫小川笑道。

琳妹子甜美又粉艳

众人闻言,这才恍然大悟。心中不由的为莫小川的计策而竖起了大拇指。

“可是,公子,如果天雷山死鸭子嘴硬,不向其他势力求援呢?就如同我们之前一样,耗着呢?”林子业提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不会的,古皇族与人族虽然种族不同,但,都是人。是人便有欲望,便有尊严,便知羞耻。天雷山沦落到这种地步,他们不会甘心,一定会拉其他势力下水。因为,他们不想只有自己成为古皇族的耻辱。只有大家都成为了古皇族的耻辱,那才不叫耻辱。而是形势比人强。”

“而且,这段时间,我们还是要不停的想方设法破解天雷山的阵法,做出一副,不攻克天雷山,誓不罢休的假象。到时候,天雷山肯定人心惶惶。求摇还能为自己争取活下去的时间。不求援便只有死,们猜他们会不会求援?”

莫小川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哈哈哈……好好,听公子如此一说,我们心里就有底了。既然如此,我们便暂时先休养生息,而且,这段时间的收获也抓紧时间利用一下,说不定,在开战之前,我们还能再提升些实力。”林子业大声笑道。

“我手下那些古皇族刚好,可以再训练一些战阵之法。我们便织好网,等待着王八入瓮吧。”丰子源也点头道。

“既然下一步的安排,大家都清楚了,那我们接下来,便按照安排走。每天轮流炼,轮流骚扰。让他们食难下咽,寝难入睡。希望他们能够给我们找到足够多的对手。”

莫小川嘻笑道。

正在这时,飞猴子脸上表情突然错愕了一下。

“公子,天雷山有子母映像符传来。”飞猴子对莫小川说道。

飞猴子现在掌管着他们一方的情报系统。

“哦,正好,大家都还没有散开,一起看看吧。”莫小川微微笑道。

飞猴便拿出一枚玉符,输入仙力,一幅画面便出现在众人上方,正是雷千峰他们天雷殿商议事情的经过。

当众人发现,雷千峰,漆雕和硕等人商议的事情,都在莫小川的推断之内,心内不收骇然,一个个看向莫小川的眼神,都带有着敬畏。

能将人心把控到这种程度,做莫小川的敌人,实在是太悲哀了。

不过,他们很幸运,因为他们追随了莫小川的脚步。莫小川越厉害,他们便走的越远。

映像完成,众人散去。

有熊思玄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有熊思玄一直跟在莫小川身边,他从莫小川身上学到了很多。

闲暇时间,莫小川便指导他修炼,他的齐眉棍也被莫小川重新炼制过,品阶已达到了莫小川,现阶段所能炼制法宝的顶峰,下品先天至宝。

而且,辅助修炼的丹药,更是数不胜数。

实战上经验等等,莫小川帮他设定好了一套完整的修炼规程。

莫小川对他的好,对他的严厉,甚至超过了他家老头子。

他越发的相信,莫小川就是他家老头子嘴里,时常念叨的莫小川,也就是他从小听到大的故事里的主角,小川叔叔。

“怎么,思玄,还有事?”莫小川看了看有熊思玄。

“您,您真的是我小川叔叔?”有熊思玄终于突破了心理障碍,小川叔叔四个字,脱口而出。

“呵呵,臭小子,觉得,身上,或者说奇志身上,能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我觊觎的。就连奇志的炼器炼丹,功法,都是我传授给他的。而且,这段时间也看到了,古皇族死者都被我炼了丹药,生者都在为我冲锋陷阵。觉得古皇族对我的态度又会怎么样?就算没有奇志那一层关系,至少我们也不应该是敌人。”

莫小川笑骂道。

“可是,可是,您的年龄?怎么会?”有熊思玄问道。

这是他开始,不敢直接承认莫小川的,最大疑点。

“这事说来话长,我只能简单的告诉,我经历过一次轮回。”

对于有熊思玄,莫小川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原来是这样。”有熊思玄恍然大悟。

“叔叔在上,请收思玄一拜。”有熊思玄推金山倒玉柱,跪倒在地。

“怎么,就不怕认错了人,将卖了。”莫小川笑着调侃道。

“呵呵,有叔叔能对思玄这么好,就算是给我卖了,小侄也认了。”有熊思玄,梗着脖子说道。

“小子倒是能狠得下心。行了,别在这儿油嘴滑舌了,回去好好修炼吧,省得到时候见了家老头,说在本公子身边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长进,本公子可丢不起那人。”莫小川笑看着有熊奇志说道。

白云苍狗,日行月移,转眼间,一个月时间过去了。

这一日,有熊庄园,大厅内,有熊奇志等人又坐在了一起。

“庄主,发现没有,这段时间,庄园外的城卫军数量,好像正在不断减少。”有长老对有熊奇志说道。

“我也发现了,这好像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另外一个长老说道。

“那肯定是他们遇到了棘手的问题,人手不够,才临时调走的呗。”有人接着说下去。

有熊奇志眼睛亮,好像心里有想法。